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早安,總統大人! > 第1960章 終章(完)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1960章 終章(完)



  -    -    -    -    - 

<太-悠悠>小說щww.wodugu.com
    (全本小說網,www.TAIUU.COM)

    婚后。

    溫衍之還是不得不弄個孩子回來給父母交差。

    溫家父母一逮著機會就催。要么來電話,要么來人。尤其是溫雪有了孩子之后,溫母催得越發的上心,天天惦記著這事。

    可溫衍之這家伙就是軸,不肯讓別的女人給自己生孩子,就算只是人工授精也不樂意。

    景榮一次次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家里添個孩子也是好事,結果溫衍之不但沒感謝他的大方,反倒陰陽怪氣的發了一通脾氣,當晚就氣得飛去云城出差了。

    臭脾氣。

    景榮已經習慣了他這脾氣,本以為他沒兩天會自己好。可結果,三天都沒接到他的電話。

    在和溫衍之的這段感情里,景榮一直是比較被動的那個。兩個人之間,多半都是溫衍之主動聯絡他。

    到了第三天晚上,景榮一個人躺在床上,始終都沒有睡意。

    偶爾會偏頭看一下床頭的時間,而后,又拿起手機看了看。

    手機,一直都很安靜。這家伙沒有聯絡自己。

    景榮難以形容那種感覺——他習慣了溫衍之每次主動聯絡自己,習慣了他主動和自己匯報所有的行程,也習慣了他偶爾抱怨工作上的事。

    接連三天的安靜,讓他無比失落。

    他想,從未主動聯系過的自己,是不是也無數次讓溫衍之失落。

    想到這些,再沒有任何睡意。

    他拿手機給助理打了電話,讓對方幫自己訂一張飛往云城的機票。

    助理問:“什么時間的?”

    “就現在吧。”景榮道:“我現在去機場大概需要50分鐘,就定10點以后的。”

    “這么晚?”助理道:“可是,明天下午的畫展……”

    “畫展只需要畫,并不需要我。我相信你們可以處理好。”

    “是倒是。可是,您的粉絲都希望和您親自見上一面。”

    “以后會有機會的。定機票吧!”

    景榮沒有多說,掛了電話。起床換衣服,行李都沒有收拾,就帶了些打車的錢和手機簡單的出了門。

    ————

    酒店。

    溫衍之躺在床上,也無法入睡。

    這三個晚上,他都沒怎么睡好。

    大概是和景榮在一起久了,他養成了認床的臭毛病。現在覺得在哪睡覺都沒有在家里那張床舒服,就算是再好再奢華的酒店。

    他在床上翻來覆去,拿起手機,又放下。

    景榮這小子太冷靜了。居然一個電話都不給自己打。他甚至懷疑,如果他不主動和景榮聯系,是不是這輩子他都可以不用再找自己了。

    就像當初他消失的那兩年似的。

    一想到這些,溫衍之便更沒有睡意。

    心里空落落的。

    大約是因為自己比景榮大10歲,而且,這段時間景榮身邊時不時繞過來的女孩也越來越多,這讓溫衍之更加患得患失。

    溫衍之躺下去,爬起來,最后還是拿了手機出來。

    罷了罷了!

    他認輸了。

    反正他認輸習慣了,而且,以后的這些年他也還是得繼續認輸。和自己的媳婦兒犟,能有什么出息?

    這么一想,溫衍之心里頓時順氣了。一個電話打到景榮那兒。

    聽筒里,鈴聲響起。

    他靜靜的等著。

    沒人聽。

    鈴聲還在響。

    他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怎么覺得這鈴聲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狐疑的皺眉,掀開被子,一步一步往外走。鈴聲好像就在臥室外響起。

    他掐斷。

    果然,鈴聲也斷了。

    靠!

    溫衍之幾乎是幾步就沖到門口,將臥室的門一把拉開。門外的人,正好在推門,手搭在門的扶手上。

    顯然是沒想到里面的人會那么用力,他來不及松開門把手,已經被一把拽著往里面帶。

    景榮的身體,重重的撞在溫衍之胸口上。

    那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溫衍之心底所有的不順,在這一刻都煙消云散。景榮撞過來時,他已經本能的將他抱了個滿懷。

    兩個人,視線對上。

    溫衍之眼里許多許多不可置信和激動。

    他怎么會來這兒?他明天不還有畫展嗎?而且,他不愛坐飛機,之前每一次出差自己都恨不能把他揣口袋里帶上,但是景榮多半不樂意跟他來。

    可此刻,他竟然不聲不響的跑這兒來了。

    “我是來查房的。”雖然這個男人沒有說什么,但是景榮已經知道他的問題。

    “查什么房?”

    景榮收起從溫衍之助理那兒取來的房卡。推開他,裝模作樣的在他房間里走了一圈,這里看看那里看看。又轉到他浴室里看了一圈。

    看完了,景榮才望著溫衍之,“你三天都沒有給我打電話,你是有外遇了?”

    “外遇個屁!”溫衍之將景榮一把從地上扛起來,將他甩在床上。

    “喂!”景榮要坐起來。

    溫衍之雙腿一夾,將他死死壓住了。單手扣住他雙手,眸子瞇起,眼神深深的凝望著身下那張讓他癡迷的俊顏,“說,你跑我這兒來干什么?”

    “是有其他我不知道的行程?見哪個大師?”

    “……”景榮搖頭。

    “還是有什么臨時安排的演講?”

    “……”景榮又搖頭。

    溫衍之哼一聲,“反正你是不可能為我來的。”

    景榮躺在床上,從下而上的看著他,突然道:“我想你了……”

    溫衍之眼底略過一絲漣漪。

    雖然極力繃著,可是,唇角卻不自覺的要翹起來。

    他咳嗽一聲,逼著自己板起臉,“你別以為說兩句好聽的話,我就會相信你。”

    “你不信就算了。這話你要不信,我以后就再也不說了。”

    溫衍之眼里生出喜色來,挑高眉,“你說的是真的?”

    景榮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我臨時坐飛機來,我想洗個澡。你能不能放我先去洗澡?”

    “好,我放你去洗澡。”溫衍之捏住他的下頷,突然就吻住了他的唇。景榮呼吸微重,雙手勾住溫衍之的脖子。溫衍之將他一把抱起來,唇貼著他的唇,寵溺的道:“我幫你放水,伺候你洗澡。嗯?”

    景榮望著他,“溫衍之……”

    “嗯?”

    “我有沒有說過,其實……我很愛你。”

    溫衍之高大的身形狠狠一震,心里動情得厲害。他低嘆:“從來沒有說過。所以,你最好再說一次。”

    “好,那我再說一次。”景榮咬住溫衍之的耳朵,“我愛你。一點都不比你對我的愛少。”

    溫衍之呼吸越來越重。這樣的話,對他來說,簡直是最致命的春丨藥。他將景榮一把壓在墻上,“我看,澡還是留著一會兒再洗好了!現在我們先做點兒別的!”

    景榮笑容干凈卻又那么誘人,“我正有此意。”

    ——————

    溫衍之發現,原來自己認的不是床,認的是此刻躺在自己身邊的這個人。

    有景榮在,他覺得安心很多。

    “你明天不是有畫展嗎?跑這兒來肯定趕不上了。”他躺在床上滿足的和景榮說話。一手攬著景榮,手指在他手臂上輕輕摩挲著。

    “趕不上就不去了。”景榮有些困倦。臨時坐飛機,又是深夜,特別累。

    溫衍之看他疲倦的樣子,也不再打擾他。只在他頰上輕輕印了個吻,將房間的燈光調暗。景榮突然開口:“你還在生我氣嗎?”

    溫衍之回過頭來,“孩子的事?”

    “嗯。”

    “我不在意是因為無論如何,他都是你的孩子。是你的基因——那也就是我的。”景榮從他胳膊間抬起頭來,看定溫衍之的眼睛,“如果是我的孩子,你會當親生的,是不是?”

    “我當然會。”溫衍之嘆口氣,“可我覺得孩子不一定非要我們生。事實上,這次我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

    “什么事?”

    “這邊有個年輕未婚媽媽懷孕了,她不舍得將孩子拿掉,又養不活孩子。所以,我打算收養這個孩子。”

    “收養?”景榮擔心,“你父母不會同意。”

    “什么叫我父母,是我們的父母。”溫衍之糾正他。手指在他腦袋上戳了一下,“平時看你挺聰明,怎么在這種事上又這么糊涂?我還能告訴他們這孩子的真相嗎?代孕嘛,只要對方是個孕婦就行了,他們還能去查基因。”

    景榮定定的看著溫衍之,“你確定要這樣?”

    “嗯!”

    “不后悔?”

    “后悔什么?收養的孩子也是孩子。就當是我們親生的!”溫衍之道:“再說了,就算再過十年二十年,我這質量下降,不還有你嗎?”

    景榮投給他一記白眼,“有這一個孩子就夠了。”

    ————————

    十個月后。

    溫衍之將那個孩子接回了家。除了景榮和他,沒有人知道孩子的真相。

    溫家一片歡喜。溫父溫母張羅著要給孩子大辦一場滿月酒,而且要豪請四方。

    溫衍之看他們高興也沒攔他們,任他們折騰。

    滿月酒的晚宴,是在夜梟的帆船酒店舉行。

    當晚。

    帆船酒店的保全工作做得萬無一失,連個蒼蠅都飛不進來。

    全城的媒體幾乎都擠在外面,翹首以盼。

    因為他們早就聽說今天會有許多重要賓客過來。除了現任總統余澤堯一家人,還有上一任總統白夜擎一家人。

    恰好這段時間,夜梟帶著妻子白粟葉在s國陪岳父岳母,所以,他自然也是座上賓。

    當晚,酒店里熠熠生輝。

    耀眼的除了燈光之外,還有他們這一雙雙璧人。

    晚宴后。

    余澤堯、白夜擎、夜梟和溫衍之一行人在房間里談政治上的事。

    景榮則被一群孩子圍在一起,纏著他當老師。他倒是很有耐心,隨手取了筆給孩子們畫著簡筆肖像畫,簡單的幾筆勾勒得惟妙惟肖,惹得孩子們崇拜不已。

    一群女同胞——夏星辰、景譽、白粟葉和溫雪則在另一邊的廳里探討孩子經,很是熱鬧。

    聊到白熱化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敲響。

    “我去開門。”夏星辰坐在靠門的位置,率先起身。拉開房間的門,就看到一張笑容滿面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

    余澤南沖她笑得無比燦爛,“這么熱鬧,聊什么呢?”

    “聊的都是女同胞的話題,你要參與一個嗎?”夏星辰和他開玩笑。

    “切~我都猜到了。一準就是聊怎么帶孩子。你們女人湊在一塊,話題無聊透了。”

    “那你還來?”

    余澤南笑笑,“我這不是想帶給人給你還有我嫂子認識認識嘛。”

    夏星辰一看他那神情,就猜到了一二。

    景譽也站起身來,好奇的往余澤南身后看了看,“你交女朋友了?”

    “嗯。”

    “之前完全沒聽你說過?”

    “之前不是還沒確定關系嘛。”

    “那現在是定下來了?”景譽問。

    余澤南點了點頭。

    往身后看了眼,長臂一攬,將身后的女孩攬到了大家面前。

    對方年輕漂亮,嬌小可愛。夏星辰只覺得眼神,而后想起來,“她不是以前攔過我們車的那位小交警?”

    “你記性可真好。”答案,不置可否。

    景譽也認識蘇櫻。蘇部長的女兒,跟著澤堯的關系,也見過幾次。

    之前澤南對她看起來像是截然不來電的樣子,蘇櫻也不怎么甩他。那時候,景譽就覺得這兩個人也許有戲。沒想到,這才沒多久他們還真就走在了一起。

    蘇櫻和她們打了招呼,也算是認識了。

    一會兒,只見夜梟沉步往這邊過來。

    夏星辰扭頭道:“姐,姐夫過來了。”

    白粟葉站起身來,夜梟在門口站著,微微頷首,沖所有人打了招呼,也沒有進去。

    目光,最后落到他妻子身上。

    眼神一下子變得充滿柔情,遠不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樣子。他道:“一會兒要放煙花了。跟我來。”

    白粟葉唇角彎起,眼神亦是無比的溫柔。

    “粟葉姐,浪漫哦~”余澤南在那起哄。

    白粟葉將手交到夜梟手上,和大家揮手,“那我先走了。”

    “趕緊去吧!”夏星辰知道他們的節目。煙花,對他們來說,有著別樣的意義。

    余澤南伸手勾住蘇櫻,“走吧,本少爺帶你也去瞧瞧。都說夜梟這兒的煙花是s國最浪漫的煙花,比迎國賓的還好看。我還沒見識過。”

    “余澤南,你站直了!別整個人壓著我!”

    余澤南哈哈大小,“是,小矮子,一會兒把你壓得更矮了。”

    “余澤南!”蘇櫻嬌嗔一聲,掄起小拳頭打人。惹來余澤南連連的求饒聲。

    這一幕,熱鬧又溫情。

    他們的生活永將如此,美好的繼續著……

    【終于全部結束了!!其實仔細寫,還有好多可寫的。但是又得寫好久好久了,所以只能粗略的寫一個群像畫面。因為人太多,不能一一交代了。最后也讓我們留有遺憾的結束這一個大家庭吧!大家如果喜歡我的風格,就去看看我的新書《hello,傲嬌霍少!》吧!群么么噠!】opshow7(全本小說網,www.aquwlm.tw,;手機閱讀,m.wodugu.com{太}{悠悠}小說 щww{wodugu][com}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