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田園喜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



  -    -    -    -    - 

<太-悠悠>小說щww.wodugu.com
    (全本小說網,www.TAIUU.COM)

    <b>章節名: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b>

    第二日。

    田園起的很早,讓全家人也都快快起床,田園還去叫了田小鳳和唐逸,還有常霞一起來到自己家里集合。

    果然,田園說啥就是啥,昨日說要到京城里給田小虎買個新房子的,而今日田園就已經那好了票子,準備領著一家人進京城去了。

    “進京城去咯。”田園還是第一次去京城,而且去了京城就可以看見方夜華了,田園當然是最興奮的了。

    只是這一大早的,田園就把所有人給叫醒了,他們都還迷迷糊糊的呢。

    都感覺田園今日有些不正常了,是興奮過度了吧,還是想要到京城去見方夜華呢。

    唐逸免不了打趣起了田園:“我說田園啊,我看你是想要去京城見見清王殿下是嗎?”

    “啊?才不是呢,昨日我不是說了嘛,要去京城給大哥買一個新房子嗎,以后我們大家都住在京城,姐夫你家不也在京城嘛。”田園笑了笑,看著唐逸說道。

    唐逸也是因為田小鳳,怕田小鳳去了京城會想念劉氏和田園等人,所以就留在了云來鎮。

    反正哪里都可以做生意,所以唐逸也就沒有逼著田小鳳一定要跟著自己去京城。

    而田小鳳知道,如果自己的家人都搬往京城去的話,那么自己也是可以搬到京城去的。

    畢竟是大城市,肯定與小地方差別很大了,說不定在大城市,還能夠賺到更多的錢呢。

    “你們都準備好了沒有啊?怎么常霞姐還沒有出現呢?”田園數了數,就差常霞一個人了。

    本來說好了,是在田園的家里集合的,但是后來又想了想,還是到鎮上飛來居門口集合吧,這樣去往京城也比較方便。

    “對啊,園,你有去常霞的家里找人嗎?”田小虎看著田園問道。

    自己要買新房子了,怎么能夠少了未來的女主人呢,所以田小虎顯得有些著急了。

    田園自然是看得出來的,只是覺得田小虎太過心急了,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大家看見田園無緣無故的笑著,都覺得很驚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和方夜華和好了,所以最近又變得樂觀了起來。

    田園的心情就是特別好,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了什么。

    “我來了,我來了。”常霞因為要在家里整理一下,所以就來晚了。

    見常霞跑得那么快,田小虎連忙關心的說道:“常霞,你就慢點啊,我們等著你,不急的啊。”

    “呵呵,讓你們等著我,真的是不好意思啊,我剛才弄些早餐給我爹和我大哥吃呢。”常霞因為跑著來的,所以有些疲憊呢。

    “常霞姐,我們倒是等著你不著急,只是我大哥啊,我看得出來,他剛才倒是很著急呢。”田園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是湊近了常霞的耳邊,笑了笑說道。

    “是這樣子的嗎?”常霞看了看了一眼田小鳳,再看著田小虎問道。

    “啊?你們在說什么呢?”因為剛才田園是在跟常霞說悄悄話的,所以田小虎并不知道。

    “好了,好了,啥都別說了,姐夫,馬車都準備好了嗎?”田園朝著田小虎和常霞揮了揮手,便轉頭看著唐逸問道。

    “準備了兩部馬車,現在人都到齊了,我們就可以出發了。”唐逸早就準備好了,就等著大家呢。

    “好棒噢!三姐,我們可以去京城了,哪里是個什么地方呢?”猴子對京城充滿了疑惑,每次都見田小虎去京城考試,感覺特別的威武。

    猴子倒是很開心,至從田小虎考中了狀元之后,猴子也想像田小虎那樣的。

    “小虎啊,以后你也跟大哥一樣,考取狀元啊。”田小虎笑了笑,看著猴子說道。

    “好啊,大哥是我的目標,我也要想大哥這樣威武,考取狀元。”猴子高興的說道。

    “娘,三姐,猴子哥哥高興什么啊?”

    有兩步馬車,田園與劉氏還有包子一塊兒坐一輛,田小虎和田小鳳還有唐逸和猴子坐一輛。

    猴子沒有與包子做同一輛車,所以只是聽見猴子的高興說話的聲音,卻不知道為什么。

    “我也不知道呢。”田園搖了搖頭看著包子說道。

    “園啊,你說在京城買房子會不會特別的昂貴啊?”劉氏有些擔心京城的房子價格。

    “娘,你放心吧,只要我們不被人給殺豬了,那就沒事了。”田園知道,反正有唐逸在,而且唐逸又對京城的價格是非常的了解。

    相信有唐逸在場,就不怕會被人給傻豬了。

    “三姐,三姐,什么叫傻豬啊?”包子聽到田園說傻豬,非常的好奇,拉扯著田園的衣袖問道。

    “這殺豬啊,就是被人騙錢了,就是本來這個東西只值這點錢的,可是吧,老板又偏偏給我們太高了價格,所以就叫殺豬了。”田園解釋給包子聽。

    “哦,知道了。”包子點了點頭了,像似聽明白了似得。

    “老三媳婦啊……老三媳婦啊……等等我哦……等等我啊……”

    好像聽見大伯娘在叫喊著劉氏,劉氏把頭伸向馬車門外,果然看見大伯娘正在后面追趕著。

    “停車,快停車。”劉氏朝著馬夫喊道。

    “好嘞。”,馬夫便快速的將馬車停了下來,見劉氏要下馬車,便扶著劉氏,“夫人您慢些啊。”

    “老三媳婦啊……”大伯娘一路都在趕著跑著,所以現在趕上來了,便是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

    前面行駛的唐逸和田小虎他們的馬車,便也停了下來。

    大家都不知道,大伯娘這個時候來找他們,究竟是為了什么事情。

    雖然如今大伯娘是已經改邪歸正了,不再與田園一家人為敵,可是大家還是擔心大伯娘會重犯。

    “大嫂,你有什么事情嗎?”劉氏看著大伯娘疑惑的問道。

    “老三媳婦啊,我早就知道小虎考中了狀元了,一直都沒有空來恭喜你們呢。”大伯娘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劉氏說道。

    “沒事兒的啊,讓大嫂大老遠這樣的趕著過來,就是為了要說這些嗎?”劉氏也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大伯娘這一年里變得很好相處了。

    “唉……”大伯娘看了一眼劉氏,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怎么了大嫂?”劉氏見大伯娘一臉憔悴的樣子,便也知道,大伯娘大概是因為想念田貴生吧。

    “前幾日是貴生的忌日,我得準備祭貴生啊。”大伯娘只要一說起田貴生,這都差一點兒要哭了出來。

    “大嫂,你別難過啊,沒有了貴生,你還有進財,進財那孩子,只要好好的教導,還會是個好孩子的。”劉氏牽起大伯娘的手說道。

    “好嘞,我知道的,我就是要跟你們說一句,對不起,總覺得這些年來,做了太多對不起你們家的事情了。”大伯娘憂傷的看著劉氏說道。

    “都過去了啊,再說了,現在與大嫂相處的這么好,我也很高興的啊。”劉氏說著,便輕輕地撫了撫大伯娘凌亂的發髻。

    “好了,不打擾你們上路了,快去吧,別耽誤了時辰啊。”大伯娘看著劉氏,揮了揮手。

    直到看著田園等人的馬車,越來越遠,大伯娘這才依依不舍的離開了。

    回到馬車上的劉氏,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田園倒是覺得奇怪了,剛才大伯娘究竟是與劉氏說些什么呢。

    “娘,您怎么了啊?大伯娘她……”

    “沒事的,沒事的,大伯娘她是來與我們說句道喜的話的。”劉氏笑了笑,看著田園說道。

    “哦,是這樣啊,只是要說道喜的話嗎?大伯娘還真奇怪,為了說一句話的,大老遠還跑來。”田園覺得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

    如今的大伯娘已經是個好人了,就算是小嬸娘也沒有辦法跟大伯娘比。

    小嬸娘都覺得大伯娘奇怪,可是自己的姐姐再怎么樣,還是自己的姐姐啊。

    雖然說大伯娘與小嬸娘沒有再像從前那樣的親近了,但是這些日子大伯娘閑著沒事的時候,還是會去找小嬸娘的。

    從云來鎮到京城,一日是不可能達到的了,因為時間不敢,所以田園一家人自然是不需要連夜趕路了。

    就到了另一個鎮上,找到了一個客棧,便住了下來。

    田園擔心自己的錢會被小偷給偷走,所以便讓猴子歸自己,就當作他是在保護自己吧。

    好在唐逸也會有武功,所以就算有壞人,唐逸也是可以打斗的。

    “這家客棧的環境還算不錯呢。”田園來到了客棧的屋子里,便滿意的說道。

    “是啊,這間客棧,我也算是常客了。”唐逸每次進京城,或者是回云來鎮,都會在這家客棧留宿一夜的。

    “姐夫以前常來這里嗎?”田園看著唐逸,好奇的問道。

    “是的,這去京城去往云來鎮的之間,所以不敢路的時候,必須在這里留夜一宿啊。”唐逸電流電壓,也看著田園說道。

    “唐逸,我困了,我們回屋子去歇息吧。”田小鳳感覺有些疲憊,便讓唐逸陪著自己走了。

    田園因為擔心自己身上的錢,所以一夜都沒有敢睡著。

    清晨。

    今日風和日麗的,的確是很適合去郊游的日子啊。

    其實田園把這一次去往京城,當作是去旅游一樣的,一路上都有很多景色可以欣賞的。

    田園的心情跟昨日比起來,顯得更加的好,而且也特別的得意。

    準備啟程了,好在昨日沒有遇上什么賊人,錢還完好無缺的在田園的身上。

    因為昨夜都沒有睡好,現在田園倒在了劉氏的懷里,因為太過溫暖了,所以田園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劉氏看著田園,笑了笑,輕輕地撫摸著田園的臉頰。

    “園啊,娘知道你這些年來,真的是不容易啊,為了我們家,你忙東忙西的,雖然錢是賺了不少,但是也很累吧。”劉氏一副感慨的語氣說著。

    此刻的田園,早就進入的夢鄉,都流口水了呢。

    “呵呵……”包子看見田園這副樣子,咯咯笑了起來。

    “噓!”劉氏轉頭見包子在笑,連忙做了個禁聲的動作,示意包子別出聲。

    “娘,三姐她流口水了啊。”包子還是沒有在意劉氏的示意,看著劉氏說道。

    “噓!小聲些,別說話啊,你三姐是睡著了,昨晚她都沒有睡覺呢。”劉氏一手撫摸著包子的頭說道。

    “哦,知道了娘。”包子也很聽話的點了點頭回應道。

    “駕……駕……駕……”

    馬車很快就駕駛到了京城,京城的集市里,非常的熱鬧,來來往往的人,看見有兩輛馬車駛來,便連忙兩旁讓開了路。

    “娘……”田園聽見外面吵鬧的聲音,這才醒了過去,抬起頭看見自己原來是睡在劉氏的漆蓋上。

    “園,你醒來了啊。”劉氏看著田園,慈祥的笑著。

    “是啊,我睡了多久呢?”田園感覺到自己剛才睡著的時候,好像是流口水了吧,連忙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園,昨晚你大概是因為沒有睡,今日睡得特別的香。”劉氏看著田園,擦口水的樣子十分的可愛。

    “三姐,你剛才睡著了,還流口水呢,三姐羞羞臉。”包子也忍不住取笑起了田園來。

    “包子啊,不許這樣說你三姐。”劉氏見包子取笑田園,便連忙拍了拍包子的手說道。

    “吁……”

    車夫總算是馬車停了下來,停在了唐逸的家門口。

    唐府是看上去還是很豪華的,京城的房子,就是逼云來鎮好很多啊。

    田園與劉氏下了馬車,劉氏抱著包子,便站在唐府的門口。

    “娘,我們進去吧。”唐逸笑了笑,看著劉氏說道。

    京城的唐府,田小鳳就之前與唐逸成親之后,來過一次過。

    田小鳳也挺喜歡京城的房子,但是就是因為自己舍不得劉氏和兄弟姐妹們,所以就只有呆在云來鎮上了。

    田園一家人與唐逸一起走進了唐府,沒有想到方夜華就在唐府,好像知道田園他們會來京城似得。

    “方……大叔,你怎么在唐府啊?”田園看見方夜華,心里特別的高興,連忙跑到了方夜華的身邊問道。

    “我是聽說你們進京城了,所以就在唐府等著你們了。”方夜華看了一眼田園,然后再看著大家說道。

    “清王殿下是等著田園吧,而不是等著我們噢。”唐逸笑了笑,看著方夜華說道。

    “瞧你說的,唐逸啊,我可是在等著你啊,娶了媳婦,可別問別忘記了兄弟啊。”方夜華很滿意唐逸娶了田小鳳。

    因為至從唐逸娶了田小鳳之后,唐逸就已經沒有對田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了。

    方夜華似乎還知道,田園一家人來到京城,好像也是為了看房子吧,所以方夜華都早已經準備好了。

    “少爺。”唐府的下人們,這便來幫助唐逸與田園一家人收拾東西來了。

    “東西收拾完之后,你們就去準備一些好吃的,這些都是本少爺的家人,你們可得好好伺候著啊。”唐逸看著幾個下人們,便吩咐道。

    “對了,如果你們不累的話,那么就去看房子吧。”方夜華看著田園說道。

    “方大叔,你居然還知道我們來京城的目的,是看房子啊,是不是因為你派人在監視我們啊?好像我們的一舉一動你都知道似得。”田園感覺不對勁了,指著方夜華問道。

    “那是自然的了,你們的事情我都知道啊。”方夜華笑了笑,看著田園說道。

    “哦,那方大叔是不是準備好帶我們去哪里看房子呢?”田園知道,有方夜華這個對京城熟悉的人,再加上唐逸對房價的了解,那么絕對是不會被騙的。

    “對了,小虎,剛才我出宮的時候,皇上跟我說,要見到你的時候,就讓你進皇宮一趟。”方夜華正準備跟田園一家人出去看房子的,突然像似想起了什么似得,看著田小虎說道。

    “皇上要讓我進宮去?”田小虎驚訝的看著方夜華問道。

    “是的。”方夜華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可是……她們要去看房子啊?”田小虎似乎想要跟田園他們一起去看房子,所以有些猶豫了。

    “大哥,皇上找你,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與你說的,所以你就去吧,這房子嘛……”田園看著田小虎說完,然后便把目標轉移到了常霞的身上。

    “田園,你干嘛這樣子看著我啊?”常霞疑惑,田園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便看著田園問道。

    “我說未來的大嫂啊,這看房子嘛,我娘滿意,你滿意才是最重要的,就讓我大哥進宮去吧。”田園湊近了常霞,笑了笑說道。

    “田園,你……這么多人在呢。”常霞有些羞澀了,微微地低下了頭。

    “好了,不逗未來的大嫂了,我們快去看房子吧,大哥也快點進皇宮吧。”田園笑了笑,也安排好了。

    “小虎外面有一輛我的馬車,那個車夫就是我的隨從,你跟著他一起進皇宮就好了,他也會保護你的安全的。”方夜華早就交代好了自己是隨從,要好好的保護著田小虎入宮。

    “好的,那么我先走了啊,等我回來就在唐府等著你們吧。”田小虎點了點頭,就先離開了。

    田園深呼吸了一口氣,古代就是好,無論是大城市,還想小城鎮的,這空氣都是格外的好。

    難怪田園一點兒也不想念現代的生活,那里的污染,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難怪有那么多人死于癌癥。

    田園搖了搖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腦子里在想什么,怎么想起了死人了呢,不吉利,不吉利啊。

    “田園,你怎么了啊?”現在方夜華就陪在田園的身邊,見田園突然搖了搖頭,想必一定是在想著什么事情吧。

    “啊?大叔,我沒事的,沒事的啊。”田園這才反應了過來,轉頭看著方夜華,笑了笑回應道。

    “真的沒事嗎?那你剛才怎么拼命的搖頭啊?”方夜華的因為擔心田園,所以才會特別的關心她。

    “對了,方大叔啊,你不是說已經為我們安排好看房子的事情了,那么房子距離唐府近不近啊?”田園看著方夜華好奇的問道。

    “就是前面的兩條街就到了,那原來住的也是朝廷的一位大官員,前不久辭官了,我也是后來才知道的,他打算帶著一家老小會老家,所以想把房子給賣掉,于是我就跟談了一下。”方夜華感覺那里的府邸環境各方面都很好,所以才把田園介紹過去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么價格呢?”田園自然是希望,便宜的價格買到好的房子了,只是不知道大官員所住的府邸,到底會不會太貴了呢。

    “價格這個你就放心吧,我早就與他商量好了。”方夜華看著田園笑了笑說道。

    “方縣令……不對,現在應該喊你清王殿下了,謝謝你啊。”劉氏剛才一直都沒有說話,抱著包子,現在倒是因為好奇房子的價格,所以才開口說話的。

    “劉大嬸,你為何要跟我說謝謝呢?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啊。”方夜華一點兒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就直接看著劉氏說道。

    “啥?”田園聽到方夜華跟劉氏說的話,一驚,連忙喊道:“我說方大叔啊,你的臉皮可算是越來越厚了啊,我又說要嫁給你嗎?”

    “你不嫁給我,你說你要嫁給誰呢?”方夜華看著田園,就知道田園就會使嘴皮子的功夫。

    “那……那再說唄……”田園說完,撇過臉去,摸了摸包子。

    “三姐要嫁給方大叔了……”包子看了看方夜華,再看了看田園喊道。

    “啥……沒有的事兒,沒有的事兒,小孩子就別亂說話了啊。”被包子這么一說,田園的臉,越來越紅了。

    方夜華看著田園顏色紅潤的樣子,更是覺得很好笑,“田園啊,這輩子,你是沒有辦法逃出我的魔爪的。”

    “說的你好像是惡魔似得。”田園翻了個白眼,朝著方夜華吐了個舌頭。

    包子看著田園做鬼臉的樣子,很好玩,也學著田園弄了個鬼臉的。

    “三姐,三姐,你看我學的像你嗎?”包子叫了田園,然后做了個鬼臉。

    “噗哧……”田園看著可愛的包子,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方夜華和唐逸帶著田園一家人去看房子,田小虎只要常霞滿意房子就可以了,自己也放心的進宮去了。

    養心殿內,皇上正在等待著田小虎的到來,以前在田園家中,與田小虎相伴的日子是最久了,如今田小虎已經考中了狀元,那么今后皇上也是可以把朝廷的一些差事交給田小虎。

    “皇上,這個時辰,田小虎也應該到京城了吧。”太監總管見皇上什么事情也沒有做,就是坐在殿內等待著田小虎,便上前躬身說道。

    “朕知道。”皇上看了一眼太監總管,點了點頭回應道。

    “皇上,這田小虎是今年的金科狀元,又是您當年的救命恩人,您都已經給了田家那么多的賞賜了,這一次,難道皇上您還想給他其他賞賜不成?”

    其實太監總管也不知道,皇上這一次召田小虎進皇宮究竟是所為何事。

    “朕就是因為田小虎是朕當年的救命恩人,所以朕對田小虎是信任的,朝中有許多大人虎視眈眈的盯著朕這個新皇帝,所以朕必須培養一些自己的人才行啊。”皇上看著太監總管說道。

    “皇上說的是。”太監總管覺得皇上所說的話,很有道理,便點了點頭,繼續說道:“若是田小虎是個不一見的人才,那么皇上您可得好好的把握啊。”

    “朕知道。”皇上點了點頭,似乎等著田小虎有些不耐煩了,便回到書桌,準備批閱奏折。

    殿外面傳來太監的聲音,“皇上,皇上,田狀元來了。”

    “快快有請。”皇上每次看見田小虎,都是非常的激動,便讓太監快去殿外面,把田小虎請進來。

    “哎喲喂,皇上您先別著急啊,讓田小虎進殿里來給您請安才是,怎么您跑去外面迎接田小虎了呀。”太監總管看見皇上如此激動的樣子,便躬身說道。

    “公公,你是不知道啊,朕與田小虎的感情,是沒有人能夠形容了,我們是有緣分啊。”皇上說完,便看向了外面。

    田小虎正緩緩的朝著皇上走來,躬身行禮,“下官田小虎,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小虎,快快請起,起來吧。”皇上看著田小虎,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這一路上辛苦了啊。”

    “不辛苦的,皇上您這些日子過的還好嗎?”田小虎起身,搖了搖頭說道。

    “不辛苦就好,不辛苦就好啊,朕聽說田園要來京城買房子了。”皇上看著田小虎問道。

    “回稟皇上,是的。”田小虎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是田園準備給下官的新房子呢,不過下官的家人也是要搬到京城來住的打算,畢竟小鳳她已經嫁給了唐逸。”

    “朕明白,小虎啊,你在京城里也好,這樣的話,朕有什么差事要讓你去處理,也是方便的多啊。”皇上本來是有打算給田小虎準備一套府邸的,可是田小虎如今只是狀元,還沒有成就,所以皇上便也沒有賞賜房子,而是賞賜其他的。

    “多謝皇上對下官的信任,下官定絕對不會辜負皇上的。”田小虎躬身回應道。

    “罷了,罷了,怎么一看見朕,你就有那么多的禮數了啊,朕還是習慣當年那樣,你們把朕當成一家人一樣的對待,真好!”皇上總是時不時會懷念與田小虎他們家人在一起的時光。

    “是啊,下官也很懷念,雖然這才短短的一年時光,可是很多事情都變了。”田小虎也很懷念的,笑了笑點頭說道。

    “說正經事吧,小虎啊,朕打算給你賜婚。”皇上拍了拍田小虎的肩膀說道。

    “什么?”田小虎一驚,他自然是不會答應皇上的賜婚了,因為田小虎已經給常霞許下了承若。

    “怎么了小虎?”其實皇上是知道田小虎喜歡常霞的,只是皇上覺得田小虎如今的身份不一樣了,也只有達官貴人的千金小姐才能夠配得上他。

    所以皇上才會想到要給田小虎許配婚事。

    “皇上,下官不滿皇上,其實下官已經有心怡的姑娘了,而且她也與下官情投意合的。”田小虎大膽的告訴了皇上。

    “是誰呢?”皇上試探性的問道。

    “此人皇上您也是認識的,就是常霞。”田小虎笑了笑,便看著皇上回應道。

    皇上要給田小虎賜婚,可是田小虎卻自己先求了圣旨,娶的也不是達官貴人的千金小姐,而是這么多年,一直幫著他們一家的長霞。

    “哈哈哈哈!”皇上聽完田小虎說的話,便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不由的對田小虎稱贊道:“好!好啊!很好啊!小虎,你真的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啊。”

    “皇上,下官與常霞早就兩情相悅了,下官不相信當初皇上不知道。”田小虎覺得皇上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啊。

    “是啊,朕知道的,朕只是想看看,你田小虎如果考中了狀元,是否會變心,果然,朕果然是沒有看錯人啊。”皇上對田小虎非常的滿意。

    一個人若是重情重義的話,那么他也不會壞到哪里去,所以皇上此刻很肯定田小虎將來會是一個好官的。

    “皇上,您……”田小虎驚訝的看著皇上。

    “怎么了?”皇上這才停止了笑聲,看著田小虎問道。

    “剛才皇上您說要給下官賜婚的時候,下官倒是有些害怕,下官不會對不起常霞的,這些年,也多虧了有常霞幫助下官的家人,而且常霞也時常的鼓勵著下官的。”

    現在田小虎總是有一句‘常霞’,有一句‘常霞’的。

    “好,朕明白,朕明白,那么你準備何時將常霞迎娶進你們田家呢?”皇上關心的問道,“等你娶了常霞那日,朕自然是會去參加婚宴的。”

    “這個嘛……還得等田園買下了房子之后,兩家人再商量商量吧。”其實田小虎也不知道呢。

    “嗯。”皇上滿意的點了點頭,“好吧,既然你已經有了心怡的常霞,那么朕就不逼你了。”

    “皇上,下官還是得多謝皇上您的好意啊。”田小虎笑了笑,看著皇上說道。

    “罷了,罷了,小虎啊,今日朕也沒有什么事情,你就陪著朕四處走一走吧。”皇上說著,便想與田小虎去御花園逛逛。

    “是,下官遵命。”田小虎面對已經是皇上的阿飛,從之前的不習慣,到現在慢慢的已經習慣了。

    方夜華已經帶著田園和劉氏等人,到某位官員的豪宅去了。

    “怎么樣?這里的環境是不是特別的好呢?”方夜華讓田園等人參觀一下豪宅,便笑了笑問道。

    “這里好好噢。”猴子驚訝的看著這里的豪宅,第一次來到這樣豪華的房子。

    “猴子啊,你喜歡這里嗎?”田園還在考慮呢,因為這樣的房子,大概也很貴吧,剛才都還沒有來得及問方夜華房子的價格呢。

    “三姐,我們就在這里住下吧,好不好,我很喜歡這里,這里的院子是我們家的好幾倍呢,以后我就可以在這里練武功了啊。”猴子是看重這里有個大院子罷了。

    “娘,您說……?”田園暫時還拿不定主意,只能夠問問劉氏了。

    “娘,這里的房子不比我們唐府差啊,是個很好的原則呢。”劉氏也還沒有考慮好,唐逸就走到劉氏的身邊說道。

    “是啊。”方夜華看了唐逸一眼點了點頭說道,“這里的房子價格也很便宜的。”

    “方大叔,這里房子多少錢啊?”田園走到了方夜華的身邊,湊近了他的耳邊問道。

    “只需要兩百兩白銀便是了。”方夜華看著田園說道。

    “兩百兩白銀啊?”田園算了算,的確是很便宜,畢竟這里是京城,而且這座府邸的地理位置似乎也很不錯呢。

    “怎么樣?價格你滿意嗎?要是不滿意的話,我再跟那官員說說吧,他看在我的清王殿下的份上,大概也是會再給你們優惠的。”方夜華見田園沉思了,便問道。

    “這個價格我很滿意了。”田園猶豫了片刻之后,很快就給方夜華答復了。

    “園,園,兩百兩白銀啊,會不會太貴了一些呢?”劉氏見田園回答的那么爽快,便拉著田園,到一旁去問話了。

    “娘,這里是京城,可不是云來鎮上啊,所以我覺得吧,應該是很便宜了,再說了方大叔給我們問的房子,總不可能騙我吧。”田園笑了笑,就知道劉氏會舍不得。

    “可是也好昂貴啊,園,我跟你說啊,這要賺兩百兩白銀,可是需要好些日子才能夠賺到的啊,要不我們去買個小點的,便宜的房子吧。”劉氏拉著田園,硬是不讓田園這么著急就下了決定。

    “娘,瞧你說的,大哥現在可是狀元爺啊,而我們家又是大邑國的新貴,可不能夠住的那么寒酸呀。”田園說完,扯開了劉氏的手,便準備拿錢。

    “娘,我也覺得這房子的價格很合算的呀。”田小鳳和唐逸觀察了這座地府,也是很滿意的,田小鳳見劉氏不舍得,便笑了笑說道。

    常霞倒是沒有說什么,因為她對房子的價格根本就不了解,只能夠在一旁靜靜的呆著了。

    “拿,方大叔,這是兩百兩銀子,就交給你了啊。”田園把錢給了方夜華。

    方夜華把房契拿給了田園,“這房契給你,以后這座府邸就是你們田家的了,到時候我送一個田府的牌匾給你們。”

    田園看著自己手中拿著的房契,心里滿滿的成就感,這座府邸,是自己奮斗了兩年多,才得來的豪宅,的確是來之不易的。

    劉氏雖然舍不得這兩百兩白銀,但是好在這豪宅讓人怎么看都覺得非常的順序,所以劉氏自然也不會說什么了。

    田園見劉氏沒有再多說什么,便笑了笑看著劉氏說道:“娘,怎么樣?這里你喜歡嗎?”

    “喜歡,喜歡。”劉氏點了點頭,看著田園說道。

    “娘,以后你就等著享清福吧,我說過的話,都已經呈現了,到時候我再給你買上幾個丫頭伺候著您。”田園高興的說著。

    “園啊,就是這房子,也不知道你大哥他滿不滿意呢。”劉氏倒是想起了田小虎,全家都在了,就差田小虎一人了。

    “娘,不礙事的,有大嫂在看就好,大嫂她好像也很滿意的。”田園就知道劉氏最在意田小虎了,便轉頭看了一眼常霞說道:“大嫂啊,你說你滿意這房子嗎。”

    “嗯,我挺喜歡的,呵呵。”常霞笑了笑,畢竟還沒有嫁進門的,這房子還是得劉氏滿意才好啊。

    “娘,我都跟你說了,大哥剛才不是說了嘛,這房子只要您和大嫂看著滿意就好了。”田園說完,就把房契給收進自己的衣服兜里。

    “哦……好棒噢……以后我們就住在這大豪宅了,我呢,就可以在大院子里練武功了。”猴子最高興的了,在田園等人面前,武起拳頭來了。

    “猴子啊,你可別鬧啊。”劉氏見猴子,動不動就想著練武功,這練武功的確是能夠強身健體的,但是劉氏總是害怕猴子會因此受傷。

    “娘,我沒有在鬧啊。”猴子說完,就跑到了方夜華的身邊,拉扯著方夜華說道:“方大叔,教我新的武功吧,你之前交給我的,我都已經學會了啊。”

    “現在嗎?”其實方夜華倒是沒有打算這個時候教猴子武功,所以疑惑的看著猴子問道。

    “是的,我就要方大叔教我武功呢。”猴子重重的點了點頭。

    “清王殿下,你就別理猴子了,這孩子,只是看到有個大院子,所以才想武幾下的。”劉氏瞥了一眼猴子,看著方夜華說道。

    “沒事的,不就是教猴子幾個招式嘛,很快就可以搞定的。”方夜華笑了笑看著劉氏說完,便牽著猴子一起走出院子外面去了。

    “娘,我也要跟著猴子哥哥一起去大院子外面玩耍呢。”包子剛才一直都是劉氏抱在手上的,看見猴子和方夜華走了出去,便也很想出去。

    “好好好,去吧。”劉氏是拿這兩個小孩子沒有辦法了,如果不依著他們的話,只怕會鬧個天翻地覆的啊。

    “娘,你們先收拾一下東西吧,我抱著包子去外面看猴子練習武功。”劉氏這才剛剛把包子放了下來,田園就又把包子抱起來了,“包子啊,姐姐抱著你去外面看猴子哥哥練武功啊。”

    “好。”包子看著田園點了點頭,“三姐,以后包子長大了,可以不可以像猴子哥哥那樣學習武功呢?”

    包子只是覺得,猴子在練武功的時候,特別的帥氣,所以也想學習呢。

    “可以啊。”田園點了點頭,便又繼續說道:“包子要乖乖的,等包子長大了,三姐就讓方大叔也教包子學習武功,怎么樣啊?”

    “可是娘說了,姑娘家的是不可以有武功的啊。”包子聽了田園說的話,的確是很開心,但是又想起前些日子劉氏說不讓自己練武功,又難過了起來。

    “怎么了?包子也想學習武功嗎?”方夜華見包子好像有些不高興,便看著包子問道。

    “方大叔,包子想要學習武功呢。”包子伸手,想要讓方夜華抱著自己。

    “包子的理想就是學習武功嗎?哇,好厲害啊。”方夜華哄小孩子的功夫,倒是很不錯,難怪包子會喜歡跟方夜華玩。

    “是的,包子也想像猴子哥哥那樣呢。”包子看著方夜華,重重的點了點頭回應道。

    “包子,猴子?”方夜華突然自言自語的說著。

    “方大叔你怎么了啊?”田園見方夜華的嘴巴在動,可是卻沒有聽清楚方夜華是在說些什么,便疑惑的問道。

    “田園啊,之前我倒是有想過給包子和猴子他們兩個取個名字呢。”方夜華因為前些日子太忙了,不然早就想要給包子和猴子,一個正常一些的名字了。

    “嗯?”田園驚訝的看著方夜華,“那么大叔是有什么好名字呢?”

    “這個嘛……我得想一想了。”方夜華看著田園說完,便進入了沉思。

    今日沒有聽方夜華提起,田園也不記得這個事情了,劉氏倒是也沒有說什么。

    反正一家人喊著包子,猴子的,都已經習慣了,都不覺得名字有什么奇怪。

    “方大叔,你想到了沒有呢?”田園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方夜華究竟是會給包子和猴子取個什么好聽的名字。

    “等一下,別著急啊。”方夜華還正在思考的時候,被田園叫住了,思緒似乎有些打亂了。

    “怎么還沒有好呢,我等不及了呀。”田園是已經迫不及待的等著了。

    “方大叔,我好困啊。”包子的眼睛都快要瞇下來了,說完這句話之后,便靠在了方夜華的肩膀上睡著了。

    猴子似乎特別的有精神,現在正在一招一式的研究著呢,似乎他就要去考個武狀元似得。

    田園無聊,又不想打擾方夜華在想名字,只能夠看著猴子練武功了。

    “三姐,怎么樣啊?你覺得我的武功,好不好呢?”猴子轉頭,正好看見田園朝著自己這里看來,便笑了笑問道。

    “很好,猴子的武功以后肯定是很了得啊。”田園看著猴子,滿意的點了點頭,也朝著猴子豎起了大拇指。

    “真的嗎?三姐你說的是真的嗎?”猴子聽到田園是在夸獎自己,便連忙走到了田園的身邊,有些激動的看著田園。

    “對呀,三姐什么時候有騙過猴子呢?猴子最最厲害的了。”田園點了點頭,撫摸著猴子的頭說道。

    “對了,我想到了。”方夜華大聲的喊道。

    “方大叔,你是要把我嚇到嗎?”田園被方夜華突然喊了一聲,驚嚇了一下,轉頭問道。

    “田園,我給包子和猴子取了名字,想到了。”方夜華看著包子和田園說道。

    “方大叔你給我取了名字嗎?叫什么呢?我好想知道啊。”猴子特別的想知道自己的新名字,走到了方夜華的身邊問道。

    “噓!猴子,你小聲一些說話啊,包子正在睡覺呢。”田園見包子還睡得那么的沉,便朝著猴子做了個禁聲的姿勢。

    “哦哦,我知道了。”猴子點了點頭,便也沒有再說話了,只是一直盯著方夜華看。

    “睿字,田園你覺得睿字怎么樣呢?”方夜華看著田園問道。

    “田睿?這是男孩子的名字,也就是說把猴子取名為田睿嗎?”田園看了一眼猴子,再看著方夜華問道。

    “是的。”方夜華點了點頭,對著猴子說道:“猴子,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田睿了,你說好不好啊。”

    “田睿……田睿……”猴子重復著叫著,似乎要等到自己叫習慣了這個名字,才會回應方夜華似得。

    “猴子,田睿這個名字好像很好聽的噢。”田園倒是覺得這個名字很不錯。

    “嗯嗯,三姐,以后我有好聽的名字了,我叫田睿,你記住了嗎?”猴子特別的開心,又開始揮舞拳頭了。

    “好,田睿,你快去練武功吧。”田園笑了笑,以后就叫猴子田睿了。

    “至于包子的名字嘛……”包子說著,便看了一眼正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包子。

    “方大叔,你說要給包子取什么名字呢?”田園一手,輕輕地撫摸著包子的頭,看著方夜華問道。

    “橙字,包子是個很可愛的小姑娘,所以我覺得,田橙這個名字很適合包子,你覺得呢。”方夜華想了想,便看著田園說道。

    “的確都很好,方大叔取名字真的很好聽啊。”田園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們再聊些什么啊?”田小鳳閑著沒有事情做,便來到了院子里。

    “二姐啊,方大叔正在給田睿田橙取名字呢,這名字好聽嗎?”田園看見田小鳳走來,便看著田小鳳問道。

    “田睿?田橙?”田小鳳點了點頭,“這個名字是清王殿下取得,果然是好聽啊。”

    “對呀,對呀,這么時尚的名字呢,怎么能夠不好聽呢。”田園說的,好像那兩個名字是自己取得一樣。

    “瞧你,園啊,人家清王殿下可都沒有像你這樣得意呢。”田小鳳笑了笑,看著田園說道。

    “咦,對了二姐,以后等你和姐夫生了孩子,這名字就讓方大叔給你們孩子取吧。”田園倒是很期待田小鳳肚子的好消息呢。

    “好吧,好吧,以后就讓清王殿下給我的孩子取名字啊。”田小鳳翻了個白眼看著田園說道。

    方夜華也沒有再和田園和田小鳳說話了,便把田橙抱給了田園,然后自己去教田睿新的招式。

    兩家操持田小虎和常霞的婚事,民眾們對田小虎的評論很好,說身份高了也不攀富貴,說他重情重義。

    人人都覺得常霞是嫁對郎君了,與常霞同齡的姑娘家,更是對常霞非常的羨慕。

    若是能夠嫁給像田小虎這樣,有才華而且又重情重義的人,那么這一輩子的幸福也就不用愁了。

    劉氏對常霞這個媳婦是很滿意的,畢竟常霞一直都是非常的乖巧懂事,這些年來,也為幫助了田園和田小虎不少的忙。

    劉氏就在想,若是田小虎真的要娶個公主,或者千金小姐什么的,她可是真扶不住的。

    “娘,娘,大哥的新衣呢?”田園已經忙的不可開交了,因為田小鳳懂得嫁娶的規矩,所以田小鳳就去常霞那兒幫助常霞了。

    “園,瞧你急的,今日又不是你成親了。”劉氏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意,看著田園說道。

    “娘,如果是我成親著急的可是你噢,嘿嘿!”田園吐了吐舌頭,便為田小虎準備了許多迎親的東西。

    “娘,你說今日兒子我帥嗎?”此刻田小虎的心情特別的激動,因為他就要迎娶常霞過門了。

    等了這么久,終于等到了這一日,田小虎能不高興,能不激動,能不興奮嘛。

    田園看的出來,田小虎高興的心情,便笑著打趣著田小虎:“我說大哥啊,你不只是今日帥氣,以前的你也是很帥氣的啊。”

    也不知道方夜華和唐逸什么時候走了進來,方夜華和唐逸異口同聲的問著田園:“那我們和你大哥比起來,誰又更帥氣了些呢?”

    “啊……啥?”田園聽見異口同聲的問自己,轉頭看去,“你們也太奇怪了吧,干嘛呢?別與新郎官比帥啊。”

    “清王殿下,你也來啦。”田小虎看見方夜華和唐逸,便打了個招呼。

    “你成親我們能不來嗎?而且皇上也來了啊。”方夜華說完之后,只見皇上大步大步的走到了田小虎的面前。

    “皇上?您今日也來參加下官的婚禮啊?”田小虎看見皇上來了,頓時驚訝住了。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田園與田小虎,還有劉氏等人,都給皇上行禮請安。

    “好了,好了,快起身吧,今日是小虎和常霞的婚禮,朕當然是必須得來參加的了。”皇上滿臉笑意的看著田小虎說道。

    “多謝皇上。”田小虎躬身謝恩。

    “謝什么呢,你是朕的救命恩人,朕可是一輩子都記著你啊。”皇上重重地拍了拍田小虎的肩膀,笑著說道。

    其實皇上一直都把田小虎當作是好兄弟一樣的看待,就算現在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了,皇上也不會忘記當年的滴水之恩的。

    “哎喲喂,時候也不找了呢,小虎啊,你可準備好了沒有,我們要去迎娶新娘子了。”從屋子外面走進來的是大伯娘和小嬸娘,大伯娘笑著對田小虎說道。

    大伯娘和小嬸娘聽說田園他們在京城里買了一個大豪宅,而且還聽說了田小虎要迎娶常霞,便都來到京城參加田小虎和常霞的婚禮。

    大伯娘今日是有任務的,她是負責陪著田小虎一起去迎娶新娘子。

    因為常霞在京城沒有房子,所以唐逸便是常霞出門的地方了。

    “大姐,你就算不催小虎,小虎也是急著想要快點把常霞給娶進門的呀。”小嬸娘看著田小虎春光滿面的樣子,忍不住打趣起了田小虎。

    “小嬸娘,你就別取笑我大哥了,我們都知道大哥現在的心思,只是他不敢說啊,我猜呢……常霞姐大概也快要等不及了吧。”田園看了一眼小嬸娘說完,便看著田小虎。

    “吉時就要到了,小虎,你準備好了沒有啊。”大伯娘笑了笑,看著田小虎一身新郎官的打扮,點了點頭。

    大伯娘是想起當年田貴生娶妻的時候,那時候大伯娘是多么的喜悅啊,可惜啊……

    唉……大伯娘無奈的搖了搖頭,只是現在自己就剩下田進財這么一個兒子了,可是田進財還是不爭氣啊。

    “大嫂啊,待會兒就交給你了啊。”劉氏輕輕地拍了拍大伯娘的手,給大伯娘塞了一個紅包。

    “哎喲,我說老三媳婦啊,你與我還客氣個啥啊,現在大嫂我啊,是真心的把你當成一家人啊。”大伯娘看了一眼紅包,心里倒是喜滋滋的。

    “就因為是自己人,所以我才要給大嫂您大紅包呀。”劉氏笑了笑看著大伯娘說道。

    “好好好,喜氣的日子,我就收下了啊。”大伯娘收下了劉氏給的紅包,便送著田小虎去往唐逸迎娶常霞。

    京城守衛長的女婿陸治在田小虎騎馬迎親的時候,看到了田小虎,起先還以為自己是認錯人了,再這么仔細一看啊,才發現田小虎是他扔在鄉下的兒子。

    而這個陸治,就是田家的老三,田園的親爹,田求寧。

    田求寧當年被抓去打仗,無意中救了現在岳父的兒子陸昊文,陸昊文見他傷重,就將其帶到了京城家中。

    從來沒有享受過榮華富貴的田老三頓時無力招架這些奢侈的生活,人變的貪婪了起來。

    從此之后,田求寧自然是不想回去種田了,想過這種有人伺候,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奢華好生活。

    于是田求寧便勾搭了陸昊文的妹妹,陸昊霜。

    陸昊霜結過婚,但因為性格潑辣,善妒,被休回家,田老三大獻殷勤,勾搭上,并且入贅陸家,謊稱自己因為救陸昊文的時候失憶,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改了名字叫陸治。

    如今的陸治每日大吃打好,好吃懶做,除了知道討好岳父大人和現在的妻子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去做。

    陸治陡然一看到自己的兒子現在光鮮亮麗的出現在成親隊伍里,便問了路上的行人,“這是啥架勢啊?”

    “你是外地來的嗎?怎么可能不知道啊,這田小虎可是今年的狀元爺呢,他可是重情重義之人啊,娶了個從小玩到大的玩伴呢。”

    經過現在自己一打聽才知道,田小虎竟然成了狀元爺。

    陸治心下頓時幸喜若狂,想著自己以后就是狀元爺的爹了,比京城守衛長的女婿這個名號好太多了,而且富貴榮華肯定更多。

    “你不知道嗎?這田家啊,現在可是京城的新貴呢,就連皇上都要給三分薄面了,我們這些老百姓們啊,怎么的,也得尊重他們家吧。”

    真的沒有想到啊,現在家里的變化這么大,而且都是自己的兒女們打拼出來的,陸治知道了所有事情之后,更是高興不已,思量著如何認回他們。

    陸治回去之后,便對陸昊霜謊稱說道:“自娘子啊,我跟你說啊,今日我路過街上的時候,看到狀元爺迎親的隊伍,才想起他就是我在鄉下的兒子。”

    “你說什么?你的兒子是狀元爺?”陸昊霜一聽根本就不相信,驚訝的看著陸治。

    “正是如此啊,娘子。”陸治很肯定的點了點頭,看著陸昊霜回答道。

    陸昊霜心里有些納悶,好端端的,陸治現在冒出了個狀元爺的親生兒子。

    見陸昊霜沒有其他的反應,陸治便再次說道:“而且我還知道,除了我兒子成為了狀元爺之外啊,還有我一家人,都是京城的新貴,就算是皇上也得給他們薄面呢。”

    “一家人?”陸昊霜看著陸治,“都有誰呢?”

    “我以前的娘子,還有現在成為狀元爺的兒子,還有兩個女兒已經長大成人了,還有一個小兒子和小女兒。”

    陸昊霜沒有想到陸治還有個妻子劉氏的存在,頓時生氣不已,“你居然還有妻子,不行不行,你最近距離他們遠一點。”

    陸治正想如何去認回自己的妻子兒女們呢,可是聽陸昊霜這么一說,似乎是不同意了。

    但是陸治不甘心,他便勸陸昊霜說道:“娘子啊,你就別生氣了啊,我陸治這輩子就喜歡娘子你一人,我以前那妻子劉氏,她只不過是個什么都不懂的鄉下婦人罷了。”

    “那也不成,我可不想與人分享夫君,我說你距離他們遠一點,你就別想去認他們了啊,不然我就去告訴爹,讓爹來阻止你。”陸昊霜就是不依。

    陸治沒有辦法,只能夠再說道:“我說娘子啊,你再想一想吧,若是我能夠認回了這些親人的話,那么我們將來的榮華富貴享不完。”

    陸治見陸昊霜似乎有些心動了,便繼續說道:“以后我會讓娘子你當正房的,那個劉氏鄉下婦人,就讓她當偏房,每日都伺候著你,如何?”

    田求寧是了解劉氏的性子,他以為劉氏還是以前那個軟弱無能,任由別人欺負,而不做聲的劉氏。

    “那么也好。”陸昊霜聽完之后,倒是點了點頭答應,與田求寧一塊兒想辦法,“這個是得好好想想如何回去認親,你這無緣無故回去的話,只怕他們會覺得,你是想圖什么的。”

    “娘子,你聰明的很,那么你就給我想想辦法吧。”田求寧見陸昊霜答應了,心里也特別的高興。

    田求寧和陸昊霜兩個人便一起坐下來,一起在想著辦法認親。

    常霞的花轎到了田家門口,緩緩的落下了,常霞心里非常的緊張,想要平復下來,可是人生一輩子就一次的成親大事,常霞怎么能夠不緊張興奮呢。

    深呼吸了一口氣,常霞見田小鳳在花轎外面叫道:“大嫂。”

    “嗯。”常霞回應道。

    “大哥在等著呢,大嫂別緊張啊。”田小鳳笑了笑放低了聲音。

    “哦。”常霞等待著田小虎接自己下花轎。

    “吉時到,新郎官,迎娶新娘子,下花轎……”只聽見大伯娘高聲的喊道。

    田小虎便掀開了花轎,伸手,柔聲說道:“娘子。”

    “嗯?”常霞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可能是還不習慣田小虎這么稱呼這自己吧。

    “娘子下花轎了。”田小虎笑了笑,見常霞還沒有任何的反應,便再次的重復道。

    “哦,小虎,我知道了。”常霞看著田小虎笑了笑,便伸手與田小虎牽著手。

    常霞一臉甜甜的笑意,感覺自己真的是最幸福的一刻了。

    “一拜天地……”田小虎與常霞兩個人齊齊跪下。

    “二拜高堂……”田小虎與常霞依舊是跪下,像父母磕頭。

    “夫妻對拜……”田小虎與常霞互相對拜。

    兩個人緩緩起身,“禮成!送入洞房……”

    田小虎高興的抱起了常霞,從今日起,兩個人結為夫妻。

    洞房內,田小虎掀起了常霞的紅蓋頭,一張打扮得精致的臉在田小虎的眼中,常霞是那么的美麗。兩杯早已經倒好的酒,擺放在了桌上,田小虎把酒杯一個遞給了常霞,兩人將交杯酒一飲而下。

    “娘子,你準備好了嗎?”春宵一刻值千金,田小虎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常霞了。

    常霞微微的笑意,看著田小虎,點了點頭,柔聲說道:“小虎,你……輕點……”

    常霞靠在了田小虎的懷抱之中,點了點頭,“常霞,你放心,我這輩子只會對你一個人好的,無論發生了什么事情,都改變不了,我田小虎對你的心。”

    “嗯,小虎,我相信你。”常霞微微地閉上了眼睛,讓田小虎吻遍自己的每一寸肌膚。

    “噗哧……”

    洞房門外,聽見了吵吵鬧鬧的聲音,田小虎與常霞本來不想理會的,可是外面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大了。

    “鬧洞房咯,大哥大嫂你們悠著點啊。”喊聲最大的自然就是田園了。

    今日難道的大喜事,田園怎么不鬧騰呢!

    “大哥,我要進去看你們洞房。”田睿倒是也跟田園一起鬧騰了起來。

    “去去去,小孩子家的,怎么能夠看別人洞房呢。”田小鳳拉著田睿就往田園的身后走去。

    “是呀,大哥,我也想看你和大嫂洞房噢。”田園哈哈的笑了起來。

    田小虎和常霞都沒有辦法,但是也不會就輕易的把門打開,田園和田睿他們,愛鬧就讓他們腦去吧。

    “咦?三姐,你說大哥和大嫂是不是睡著了啊?怎么沒有聲音呢?”田睿好奇的,撲在門上面,聽一聽,果然里面特別的安靜。

    “啊?沒有聲音嗎?”田園也好奇湊近了門,拉長了耳朵,想要聽一聽里面是否如田睿所說的那么安靜。

    咯吱的一聲,洞房的門被田小虎打開了,看著門外站著的每一個人,遲遲都沒有開口說話。

    田睿拉扯著田小虎,倒是很想要去洞房里面瞧瞧究竟,今日下人們在這間屋子里收拾的時候,都不讓任何人進去看,所以田睿才會特別的好奇。

    “好了,好了,你們也都別鬧了啊,哪邊好玩,就去那邊呆著啊。”田小虎說完,便準備關門的時候,卻被田園給攔住了。

    “我說大哥,你別猴急啊,我們是來鬧洞房的噢。”田園一臉奸笑的看著田小虎。

    “這……別鬧了。”田小虎猶豫了,轉頭看了一眼,正坐在床榻邊沿上的常霞,可是等待著自己呢。

    “大哥……”田園和田睿最興奮了,就是要鬧洞房。

    “我說園啊,睿兒啊,你們就別鬧了,放過你們的大哥大嫂吧啊。”劉氏路過,見幾個孩子要打擾田小虎和常霞,便說道。

    “娘,好好玩噢,剛才三姐跟我說鬧洞房呢。”田睿看見劉氏,連忙跑到了劉氏的身邊,笑了笑說道。

    “好玩好玩,哪里好玩了啊。”劉氏一臉沉了下來,“行了行了,你們就別破壞我抱孫子了啊,讓小虎和常霞休息去啊。”

    “好吧,娘,大哥你努力一點啊。”田園笑了笑,便給田小虎打氣加油。

    “這孩子。”劉氏忍不住笑了笑。

    看著田小虎把門關上了,大家這才紛紛的離開了。

    次日,清晨,常霞羞答答的看著田小虎,柔聲說道:“相公,昨日您……您好壞呀!”

    田小虎忍不住大笑了出生,將自己的娘子擁入懷抱之中:“走,我們起身去給爹娘請安吧。”

    “嗯。”常霞點了點頭,便穿好衣裳之后,也給田小虎整理衣裳。

    “常霞,能夠娶你過門,我覺得自己好幸福。”田小虎深情款款的看著常霞說道。

    “小虎,我也覺得自己是一個幸福的女人。”常霞淡淡一笑,點了點頭說道。

    大堂內,兩位長輩都已經在等待著田小虎和常霞來敬茶了。

    劉氏端坐在了大柱叔旁邊那個位置,現在的劉氏也顯得富態多了,滿意的看著田小虎和常霞手牽著手走來。

    丫鬟看見常霞走來,便端著茶盞遞給了常霞。

    常霞接過茶盞,跪拜在劉氏和大柱叔的身邊,先給劉氏敬茶:“娘,您請喝茶。”

    “嗯,乖孩子啊。”劉氏接過茶盞,滿意的點了點頭,便遞上了一個紅包給了常霞。

    “謝謝娘。”常霞雙手接過紅包之后,便把第二杯茶盞遞給了大柱叔:“爹,您請喝茶。”

    “乖,孩子啊,你現在就嫁為人妻了,以后可得好好的孝順你們的娘啊。”大柱叔是舍不得常霞的,不過好在田小虎是個好人,相信他會一輩子對常霞好的。

    “嗯,爹您放心吧,女兒一定會當個好媳婦的,絕對不會惹娘生氣的。”常霞看著大柱叔說完之后,便轉頭看著劉氏。

    “我說親家啊,我相信常霞一定會是個好媳婦啊,都是一塊兒長大的孩子,也是我看著常霞長大的,我能不了解她嘛。”劉氏滿臉的笑意看著大柱叔說道。

    “是啊,是啊,常霞的的確確是個好孩子啊。”大柱叔點了點頭,看著劉氏說道,“若是常霞今后有哪里做的不好的,你可得告訴她啊。”

    “放心吧,大柱叔是舍不得常霞吧,反正我們田家人是絕對不會欺負常霞的。”劉氏笑了笑,點點頭回應道。

    “大柱叔,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就算我們要欺負常霞姐,大哥第一個是絕對不同意的。”田園笑了笑,看著大柱叔說道。

    “嗯,那就好,那就好。”其實常霞嫁給田小虎,大柱叔也是最為放心的,畢竟這些小姑們都是非常的好相處的。

    “夫人,少爺,小姐該用早餐了。”一位丫鬟緩緩的從大堂外面走來,看著劉氏與田小虎等人說道。

    “是啊,這時辰我都快忘記了,吃早餐啊。”劉氏點了點頭,便請大柱叔先上桌去。

    現在田園給家里買了幾個丫鬟和奴才,劉氏也省心了很多,不需要再忙忙碌碌的了。

    劉氏如今可算是真正的享清福的日子到了。

    “娘,吃菜。”常霞先給劉氏夾菜,之后再給大柱叔也夾菜,“爹,您吃菜啊。”

    “好好好,你也吃啊。”大柱叔一直都在看著常霞,因為過了今日之后,大柱叔就要與長生回云來鎮了。

    大柱叔也不知道下次再見到常霞,究竟是還要等上多久。

    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睡,可是大柱叔和長生都很舍不得常霞。

    “爹,你怎么了啊?”田小虎見大柱叔一臉傷心難過的樣子,便疑惑的問道。

    “沒……你爹我沒事啊。”大柱叔勉強的笑了笑,搖頭看著田小虎說道。

    “大柱叔,你一定是舍不得常霞吧。”劉氏看的出來,當初自己要把田小鳳嫁出去的時候,也是非常的難過。

    不過好在田小鳳的夫家距離自己家里近,所以劉氏也不會像現在大柱叔這樣難過。

    “爹,您別難過啊,女兒答應您,一定常常回家去看您,和看看大哥的啊。”常霞本來是很開心的,按時看見大柱叔難過的樣子,心里也非常的不好受。

    “爹,我會照顧好常霞的,我一定會時常陪她回去的,你們放心吧。”田小虎看了看常霞,再看了看大柱叔說道。

    “好好好,爹不難過了,爹不難過了,我們吃早餐吧。”大柱叔擦了擦自己就快要流下來的眼淚。

    “爹,常霞和小虎都已經答應您了,會時常回來看看我們的啊。”長生見大柱叔難過的樣子,便連忙安慰道。

    “就是呀,親家喜氣的日子,就開心一點兒呀。”劉氏笑了笑,看著大柱叔說道。

    比起大柱叔,劉氏算是幸福了很多啊,二女兒嫁的是京城的,三女兒將來嫁給方夜華,也是在京城,至于將來田橙長大之后嘛,那就誰也不知道她會嫁給誰咯。

    隔了幾天之后,常霞在田家,雖然田家現在有丫鬟了,但是常霞還是做到了一個兒媳婦應該做的本份。

    常霞會經常陪伴著劉氏聊天,還與劉氏一塊兒去集市逛街買東西呢。

    劉氏是越來越喜歡常霞這個兒媳婦了,感覺就像似,自己又多了一個孝順的女兒似得。

    田老三已經按耐不住了,他急著想要認回這些有錢而又身份貴重的親人了。

    田老三一個人找上了田府,管家見是個陌生人,便把田老三給攔截在了外面。

    “來者何人啊?”管家看著田老三,嚴肅的問道。

    “呵呵……”田老三笑了笑,一副很威風似得樣子,看著管家說道:“你就是田府的管家吧,我告訴你,我可是狀元爺田小虎的親爹啊。”

    “啊?”管家訝異的看著田老三,繞著田老三走了一圈,上下的打量著,覺得很奇怪,怎么可能會是田小虎的親爹呢,他們的親爹不是早就死了嗎?

    “怎么樣?是不是把你給嚇到了啊?”田老三見管家這么看著自己,笑了笑問道。

    “的確是把我給嚇到了,不過你嚇唬誰啊?狀元爺的親爹,早就死了,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里呢,你是打算冒充,然后進入府邸嗎?”身為田府的管家,自然是要好好的守著了,絕對不能夠讓任何不明來歷的人進入府邸的。

    “啥?你不相信我就是狀元爺的親爹,好,那么你就喊你們狀元爺出來見我。”田老三氣憤的看著管家說道。

    “這……”管家有些猶豫了,不過現在田小虎也不在府上,只好去問問劉氏了,“好的,你等著啊,我去問問我們夫人,便知道了。”

    “去吧,去吧,讓你們夫人出來見我,我可是他的相公啊。”田老三迫不及待的想要認親,自然是希望管家快點行動了。

    “那你等著啊。”管家再次看著田老三交代了一句,也吩咐看門的人,一定別讓田老三就這樣的溜進去。

    “管家,發生了什么事情,你急急忙忙的樣子啊?”劉氏本想著帶著常霞出去買幾套衣裳給田小虎的,正巧看見管家跑來便問道。

    “夫人,是這樣的,外面來了個陌生的人,自稱說是狀元爺的親爹,可是小的覺得奇怪啊,狀元爺的親爹,不是早就死了嗎?”

    “什么?居然有人說他是狀元爺的親爹?這怎么可能啊?”劉氏聽完管家說的話,一臉驚訝的看著管家問道。

    “娘,會不會是個騙子啊?”常霞挽著劉氏的手,看著劉氏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覺得奇怪了。”劉氏很奇怪,但是仔細一想,也并不是沒有可能的。

    畢竟當年田老三的死,只是聽別人說的,但是卻又沒有瞧見到尸體,說不定外面的那個人,真的會是田老三呢。

    劉氏沉思了片刻之后,便自顧自的往府外走去。

    “夫人……夫人……”管家見劉氏二話不說就直接離開了,便在劉氏的身后叫著。

    “管家,你先去忙吧,我跟娘去外面看看去。”常霞看著管家吩咐完畢之后,便與劉氏一塊兒走出府門口去。

    “好嘞,少奶奶。”管家呆愣了片刻之后,這才點了點頭回應道。

    劉氏也不知道為什么,心跳的非常快速,可能是因為她期待外面出現的那位,真的是田老三吧。

    就快要走到府門口了,劉氏突然停住了腳步,一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娘,您怎么了呀?”常霞走到了劉氏的身邊,見劉氏這副樣子,便疑惑的問道。

    “常霞啊,我怕外面真的是小虎他親爹回來了,我這心情啊,是激動的,可是這萬一只是個騙子的話,那么我會失望的呀。”劉氏心里是糾結的很啊。

    “娘,您不出去看看,怎么知道,到底外面是不是個騙子呢。”常霞笑了笑,便扶著劉氏往外面走去了。

    “夫人,少奶奶。”看門的兩個小斯見劉氏與常霞走來,便打招呼。

    “哎呀,娘子啊,我可找到你們了。”田老三聽見小斯的聲音,便轉頭看去,劉氏緩緩的走來。

    “田……求……寧?真的是你嗎?你真的回來了?”劉氏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站著的真的是田老三啊。

    “娘子,真的是我,真的是我啊。”田老三興奮的點了點頭,走到了劉氏的身邊,看著劉氏。

    “相公,你回來了?你真的活生生的回到了我的身邊了。”劉氏望著田老三,伸手,輕輕地撫摸著田老三的臉頰。

    “娘,這真的是太好了,爹他沒有死啊。”常霞看見田老三活生生的回來,心里也是非常的開心的。

    “是啊,是啊,太好了,太好了,老天爺的保佑啊,我相公好好的,他沒有死,他沒有死啊。”劉氏頓時高興不已,便求神拜佛了一番。

    “娘,您別愣著了啊,我們快點帶著爹進府上去歇息吧。”常霞看著劉氏說完,便讓田老三進了家門。

    “對呀,相公,這些年,你也是受了不少的苦頭了吧。”劉氏扶著田老三往屋子里走去。

    “唉……別提啊。”田老三是不會告訴自己,這幾年都在享清福,倒是裝出了一副無奈的樣子,看著劉氏搖了搖頭。

    “好好好,過去的事情,我們就先別提起了啊,相公啊,你現在回來了,我們的孩子們除了田睿和田橙都還小,小虎小鳳還有園都有自己的成就了,我們現在就好好的享清福吧。”

    “哎。”田老三聽著劉氏說的話,連連點頭,田老三之所以要認回自己的親人,也就是為了享清福來的。

    “這是怎么一回事啊?”管家見劉氏對田老三非常的熱情,倒是很疑惑,這人死的怎么可能還會復生呢?

    等田老三進了家之后,看到家里的擺設,都是非常值錢的樣子,更是堅定了要認回這門親,想著讓他那些兒子女兒們都把錢都拿出來孝敬他。

    “來,你們快去給老爺倒上一杯茶。”劉氏領著田老三坐在了大堂,便吩咐丫鬟去倒茶。

    丫鬟們看見田老三,都非常的奇怪,不過還是聽了劉氏的吩咐,去干活了。

    常霞看著劉氏高興的樣子,再看了看田老三也高興的樣子,常霞點了點頭。

    如果田小虎和田小鳳還有田園,他們要是知道田老三活生生的回到家里,必定都是非常的高興。

    “娘,娘睿哥他欺負我。”田橙走到了大堂,還沒有主意到田老三,便跑到了劉氏的身邊告狀了。

    田老三當時離開的時候,田橙還小,所以對田老三便沒有什么印象,還以為來了一位老大伯呢。

    田睿看見田橙跑去找劉氏告狀,也連忙跑進了大廳去。

    “娘,你別聽橙子胡說啊,是我在練武功,橙子要站在我旁邊的,我又不是故意的。”田睿的確不是故意打到田橙的。

    “娘,我說大哥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啊。”田橙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指著田睿。

    “好好好,田橙,是大哥不乖,你就別哭了啊,來,孩子們快去看看你們的爹回來了。”劉氏抱起了田橙,指著一旁坐著的田老三。

    “爹?我沒有爹,我沒有爹……嗚嗚嗚……”田橙嗚嗚大哭了起來。

    “孩子啊,我是你們的爹啊。”田老三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女兒也長大了,還長的一副可愛漂亮的樣子。

    “爹,你……你是我們的親爹嗎?”田睿自然是認得出來田老三的,只是不敢相信田老三還能夠活著回來。

    “是啊,猴子啊,我是你們的親爹啊。”田老三見田睿認得自己,便連忙把猴子抱了起來。

    “爹,真的是你啊。”田睿高興的看著田老三說道。

    “當然了,猴子都長這么大了啊,現在很強壯嘛。”田老三看著田睿高興的說道。

    “爹,我可告訴你啊,我現在不叫猴子了,我有個正常的名字了,是方大叔給我取得名字呢。”猴子特別的得意說著,“我的新名字叫田睿,是不是很棒啊!”

    “田睿,的確是個好名字啊。”田老三點了點頭說道,只是不明白誰是方大叔,便問道:“睿兒啊,你告訴爹啊,誰是方大叔。”

    “爹啊,方大叔就是清王殿下,只是田園習慣喊人家方大叔了,弄個這兩個孩子也喊清王殿下方大叔了。”常霞笑了笑,看著田老三回答道。

    “哦,是清王殿下啊,原來是這樣的。”田老三聽完常霞說的,點了點頭。

    既然田園與人家清王殿下這么的熟悉,看來他們兩個人關系的確是不見得啊。

    “老爺喝茶。”丫鬟端著一杯茶盞遞給了田老三。

    “嗯,好的。”田老三在陸府的時候,也少不了丫鬟們的伺候,但是現在在田府的感覺似乎不一樣。

    這田府可是要比陸府要豪華的多啊,最重要的是,田府有自己的兒女們。

    田老三沒有想到,自己的命突然變好了,兒子有了好的成就,女兒們似乎也都嫁個好郎君了,看來今后的日子是不需要再愁著什么了啊。

    晚上吃飯的時候,所有人都回來了,看到田老三活生生的坐在那里,大家都驚呆了,都還以為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田小鳳仔細一看是高興的大哭了,撲到在田老三的漆蓋上,“爹,真的是您回來了嗎?女兒好想念爹的。”

    “是啊,是爹回來了,小鳳啊,你先別哭啊,乖。”田老三看見田小鳳笑了笑,便也給田小鳳擦了擦淚水。

    “爹,您這些年過的好嗎?為什么現在才回來找我們呢,您都不知道啊,你離開了之后,我們一家人過的是有多辛苦呢。”田小鳳也覺得以前的日子的確是過的很苦,但是雖說現在都已經苦盡甘來了,但是往事卻還是歷歷在目的。

    田小虎看見田老三倒是沒有像田小鳳那樣哭著,而是非常的高興,走到了田老三的身邊,還連連的問著田老三,“爹,這些年你是去哪里了,過的日子到底是好不好啊?”

    “唉,這些年,你們的爹,我啊,是吃了很多苦頭啊,也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我本想著要回去找你們的,可是在半路上居然遇難了,好在被一個好心人給相救了。”其實田老三根本就不敢提到自己已經成為了陸家入贅的女婿。

    田園看見田老三,倒是沒有任何的感覺,畢竟田園醒過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見過田老三。

    田園只是覺得很奇怪,田老三雖然總說自己吃了很多苦頭什么的,可是田園看著田老三的樣子,一點兒都不覺得,他像似在外面吃了苦的人。

    似乎田園還懷疑了,田老三這些年的生活大概是過的很好吧。

    大家見田園發呆,也只有田園與田老三一點兒也不親熱的樣子,田小虎就問道了,“園,你怎么不和爹說說話呢,爹現在回來了啊。”

    “啊……?我知道。”田園聽見田小虎在跟自己說話,這才回過神來,看著田小虎笑了笑說道,“大哥,我知道的,爹現在回來認親了,我也是非常的高興啊。”

    “園,爹都聽說了,你是我們田家最厲害的孩子啊。”田老三剛才關顧著與田小虎和田小鳳聊天的,倒是忘記一旁一直安安靜靜坐著的田園。

    田老三,不得不給田園豎起了大拇指啊。

    “呵呵,謝謝爹的夸獎,女兒覺得自己只不過是運氣好,再加上女兒有大哥二姐還有大嫂的幫助之下,才能夠有現在的成就呀。”田園依舊是非常的謙虛。

    田園現在雖然發財了,但是人也沒有變,還是和以前一樣非常好相處。

    田老三感覺和田園說話,怪怪的,似乎沒有像與田小虎和田小鳳說話那樣的親熱。

    田老三覺得,田園發達了,說不定還看不起自己的親爹呢。

    可是田園卻沒有這樣想過,她只不過是好奇田老三這些年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樣子罷了。

    田園是懷疑田老三的,便追問道:“哦,對了爹,這些年,你都住在哪里呢?你剛才不是說了嗎?你在半路上,遇難了之后,那個救你的人是誰啊?”

    “這……?”田老三被田園這么一問,頓時還不知道應該如何作答了,說話也結結巴巴了起來,“這……救命恩人啊……就是……就是……”

    “爹,是誰啊?”田小鳳看了一眼田園,點了點頭,也看著田老三問道。

    “相公啊,你怎么不說呢?救命恩人是誰?”劉氏也看著田老三問道。

    現在大家都把目標放在了田老三的身上,都對田老三這些年過的生活感到好奇。

    田老三只是覺得好尷尬啊,可是現在就告訴他們,自己已經是陸家的入贅女婿的話,會不會他們因此而不認自己呢?

    田老三掂量著,事情可不能夠隨隨便便告訴他們啊,就算要告訴他們,也不是今日,得等個好時機才可以啊。

    “爹,您怎么了呀?”田園見田老三在沉思,便對田老三更加的懷疑了,“爹您沒事吧?為何不告訴我們呢。”

    “讓開,讓開,你們都讓開,我很快就會是這座房子的女主人了。”陸昊霜不顧門口有人攔著,便一直要闖入田府內。

    “我說這位夫人啊,你是要找誰呢?”管家一直攔住陸昊霜,可是怎么也攔不住這位刁蠻的女人。

    “走開,我說了,走開。”陸昊霜瞪著管家,大聲的說道。

    田老三仿佛是聽見外面傳來了陸昊霜的說話聲音,一驚。

    田老三覺得,自己這才剛剛認了親人,而陸昊霜要是現在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只怕會不好吧。

    “是誰在外面大吵大鬧的呀?”劉氏一臉疑惑的望著門口外面,叫著管家,“管家,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啊?”

    “夫人啊,這位夫人也不知道怎么的,硬是要闖入府邸,我沒有辦法攔住啊。”管家走進了大堂,看著劉氏說道。

    “是誰呢?”劉氏看著管家問道。

    “你這個鄉下婦人,你別想搶走我的相公,陸治是我的男人。”陸昊霜闖進了大堂,指著劉氏大聲罵道。

    “陸治?誰是陸治啊?”劉氏聽見陸昊霜說起那個人的名字,非常的訝異,這里根本就沒有這個人啊。

    “就是你的相公田求寧,不對,現在是我的相公陸治,他可是我們陸家入贅的女婿啊,你休想從我的身邊搶走他。”陸昊霜說完,狠狠的瞥了一眼劉氏,走到了田求寧的身邊。

    “你……你怎么來了啊?”田求寧沒有想到陸昊霜會來,心里特別的氣憤,生怕陸昊霜會壞了自己的好事。

    “怎么了?我不可以來嗎?你可是告訴我的,你認了自己的親人之后,會讓我當大夫人的,讓這個鄉下婦人當偏房,讓她每日都伺候著我的呢。”陸昊霜看著田老三說道。

    “好啊,可是我們之前不是說好的嗎?今日你千萬別來鬧事啊。”田老三點了點頭,小聲的在陸昊霜的耳邊說道。

    “相公,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劉氏疑惑的看著田老三,如今的劉氏可不是這么好欺負的啊。

    隨隨便便的跑出一個女人,還說自己搶走了她的相公,這簡直就是讓人氣憤的事情啊。

    劉氏看這田老三,可是田老三卻遲遲都沒有作答,劉氏只好走到了陸昊霜的身邊。

    “怎么樣?”陸昊霜瞪大眼睛看著劉氏,之前就聽田老三說了,劉氏是個軟弱無能的婦人罷了,根本就不會對人使壞的,所以陸昊霜才不會害怕她呢。

    “啪……”

    劉氏發火了,重重地拍了一聲桌子。

    劉氏這樣的架勢,可是把陸昊霜給嚇了一跳了,就連田老三從來都沒有瞧見到劉氏發火的樣子,今日是第一次,也是給嚇到了。

    “你給我滾出去,這里是我們田家,可不是你們陸家,你要撒野的話,就給我滾出陸家去。”劉氏瞪著陸昊霜,指著院子外面喊道。

    “喲,還會發火呀,你以為我陸昊霜就不會發火了嗎?我不管要不我就留在你們田家當大夫人,要不我就帶著陸治回我們陸家去,反正你休想要與我搶奪相公。”

    陸昊霜是不會害怕劉氏的,雖然剛才被劉氏的架勢給嚇到了,但是很快也就能夠平復的了心情。

    田小虎和田小鳳還有田園帶著田睿和田橙到了一旁站著。

    這是關于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戰爭,所以小孩子們也不好去管。

    而田老三也不想惹事的,可是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站在那一邊,到底是幫助劉氏呢,還是幫助陸昊霜好呢。

    “爹,怎么回事啊?這女人究竟是來干什么的?”田小虎疑惑的看著田老三問道。

    “唉,說來話長啊,當年那個救我的人,就是陸昊霜她爹啊。”田老三似乎一臉無奈的說著。

    “那后來,你就入贅到了陸家去?”田園聽完田老三的回答,便冷冷的問道。

    “正是如此啊,唉。”田老三點了點頭,看著劉氏與陸昊霜的架勢,田老三也只能夠袖手旁觀了。

    “我說你啊,別給臉不要臉了,你要是再不滾出我們田家的話,那么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啊。”劉氏抓著陸昊霜的手,想要把陸昊霜給拖出門口。

    “喲,你敢對我動粗?”陸昊霜不服,轉頭看著田老三叫道:“陸治,你給我過來,你難道是忘記答應過我的事情嗎?你來幫幫我對付這個鄉下婦人啊。”

    “昊霜啊,別鬧了啊,別鬧了啊,有什么事情就好好的說啊,現在我們一家人團聚呢,你就先回陸府去吧。”田老三此刻只能夠站在劉氏那邊,幫助劉氏說話。

    “你……陸治,你什么意思啊,你別忘記了,要不是我爹,你也會有今日嗎?”陸昊霜氣憤的指著田老三。

    沒有想到此刻田老三居然不幫助自己,反而還站在劉氏那邊,替劉氏說話。

    陸昊霜這口氣,又怎么咽得下去呢

    方夜華和唐逸趕到了,本來是打算來田園家吃完飯的,沒有想到剛剛走進大堂便看見這一幕了。

    方夜華與唐逸二話不說,就幫助劉氏把陸昊霜給趕出田府門外去了。

    方夜華一直都想要迎娶田園,而皇上的賜婚圣旨也已經下達了,方夜華就等著田園及笄的時候給她一個驚喜。

    今日便就是田園的及笄之禮,以為你田園如今的身份也不同了,所以田家便大辦及笄之禮,肯定也要鋪張一點。

    全府的人都在忙著為田園的及笄之禮做準備,沒有一個人敢怠慢的。

    一早,田園就被丫鬟從床上叫了起來,她還來得及睜開眼睛,就聽見另外兩個丫鬟的說話聲音。

    “小姐,奴婢們伺候您沐浴更衣。”

    不一會兒,門外就送進來一桶撒滿花瓣的洗澡水來。

    田園輕輕地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被丫鬟扶到了木桶前。

    丫鬟笑了笑說道:“小姐,今日可是你的及笄之禮,一定要洗的香噴噴的呀。”

    “嗯,我知道。”田園淡淡一笑,點點頭。

    田園心里在想,今日來參加自己及笄之禮的賓客一定是特別的多吧。

    田園終于成年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很快就會嫁給心怡已久的方夜華呢?

    想著想著,田園便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丫鬟不知道田園是怎么的,便疑惑的問道:“小姐,你笑什么呢?什么事情讓你那么開心啊?告訴奴婢吧,也讓奴婢高興高興吧。”

    聽見丫鬟在跟自己說話,田園這才回過神來,側臉看了一眼丫鬟問道:“沒有什么,這都什么時辰了啊,賓客來府中了嗎?”

    丫鬟一邊伺候田園沐浴回應道:“小姐,現在都已經是巳時了。”

    巳時了,時間過的可真快啊,田園突然站了起來,冷冷的說了一句:“行了,快伺候我更衣吧。”

    田園這一舉動,木桶里的水濺了上來,把丫鬟的衣裳也弄濕了,“小姐,您怎么了啊?”

    田園看了一眼丫鬟,“我想快點出去看看,府上來的都是那些賓客呢,丫鬟你就快點給我更衣梳妝打扮一下吧。”

    不一會兒,劉氏便帶著一位丫鬟來到了田園的閨房。

    等到丫鬟給田園穿上了皇上賞賜的華服之后,劉氏便連忙夸獎道:“園啊,你今日可真美。”

    田園淺淺一笑道:“謝謝娘的夸獎。”

    劉氏笑容洋溢著,看著田園說道:“這一身華服很搭配園啊,這及笄之禮一輩子也就那么一次,該穿的隆重些才合禮數啊。”

    田園今日的心情也是特別的好,看著劉氏說道:“娘,您前前后后的,已經夸獎我好幾遍了呢。”

    “娘,這時辰都快要到了,你們就別在閨房內閑聊了啊,我們快點去大堂吧。”田小鳳都快要等不及似得,便來田園的閨房催著。

    整整過去了一個時辰,丫鬟才給田園梳妝打扮完畢,丫鬟不由的流露出贊嘆的神情道:“小姐,你真的很美啊!”

    丫鬟說完之后,然后便讓側身,讓出了鏡子給田園看。

    田園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鏡子,只是淡淡一笑,今日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這身為主角的自己,自然是得打扮的華貴一些了。

    “姐姐。”田橙蹦蹦跳跳的來到了田園的閨房,看著華貴亮麗的田園,心地有那么一絲的羨慕。

    田園轉頭看去,笑了笑道:“橙子,你來了啊。”

    橙子就像似兩眼發著光似得,看著田園,羨慕的說道:“哇,姐姐真的很美呢!”

    田園看了一眼田橙,便夸獎著丫鬟,“多虧了丫鬟的手藝好,才能夠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丫鬟被田園夸獎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哪里啊,是小姐你天生麗質才對,奴婢只不過是幫小姐略作修飾罷了,根本算不上什么的。”

    劉氏也覺得時候喲i就不早了,便牽起田園的手,柔聲說道:“該去往前廳了,今日來了許多的賓客,我們可不能夠讓大家等太久了啊。”

    田園也不知道怎么的,感覺自己莫名其妙的緊張了起來,“娘說的對,二姐你再幫我看看,還有沒有哪里不妥當的嗎?”

    田小鳳看著田園笑了笑說道:“今日我們家的園是最好看的,都很妥當啊。”

    田園點了點頭,便與劉氏還有田小鳳和田橙一起去往大堂走去。

    府上的賓客,幾乎都已經到齊了,大家就等著今日的主角田園出來舉行及笄之禮。

    大家見田園緩緩走來,田家的管家高聲喝道:“吉時已到,請夫人為田園小姐及笄。”

    如今雖然田老三已經住進了田家,但是卻一直都沒有地位,可能是因為陸昊霜之前來鬧事的原因吧,現在田家的人,看見田老三也沒有之前那么親熱了。

    就連今日田園的及笄之禮,也是劉氏為田園及笄的。

    田園在丫鬟的指引下,緩緩地走向了正廳中間的一個金線繡邊的軟蒲團走去。

    田園在蒲團邊站定后,朝著主位的方向,跪在了蒲團上,長長的黑發柔順的垂在身后,即便是跪坐著,也讓人覺得非常華貴。

    劉氏從一邊丫鬟的手中托著盒子里取出一枚玉簪,為田園插在了頭上,笑了笑道:“園啊,從現在開始,就是大人了,這支東海珊瑚玉簪是皇上御賜的,世間僅此一支,娘現在給你帶上。”

    田園朝著長輩們磕了頭,以答謝他們的養育之恩,這樣便算是禮成。

    田家的管家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禮成……”

    一旁候著的丫鬟這才將田園從蒲團上扶了起來,“小姐你慢點啊。”

    田園看著在場的來賓,便在尋找著方夜華的人影,“今日來的賓客真多啊,怎么就是沒有看見方大叔呢?”

    丫鬟點了點頭,笑著道:“小姐看來皇上也很重視您呢,這些來賓啊,大概都是來攀親的吧。”

    田園沒有特別在意丫鬟的話語,她此刻就是想要見到方夜華。

    “圣旨到!”方夜華突然拿著圣旨,緩緩的朝著田園走來。

    在場的所有人,便紛紛的跪拜在了方夜華的面前。

    “田園接旨!”方夜華今日就是要給田園一個驚喜的。

    “圣旨是啥啊?”田園疑惑的看著方夜華,小聲的問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女田園皇家新貴,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朕躬聞之甚悅。今清王殿下已適婚娶之時,當擇賢女與配,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監正共同操辦,擇良辰完婚。欽此!”

    “民女接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田園一聽,心里即是興奮,又特別的激動。

    “田園。”方夜華把圣旨交到了田園的手上,此刻的方夜華也是特別的高興,便拿出了為田園準備已久的發釵。

    “方大叔……”田園望著方夜華,淡淡一笑。

    “來,我給你帶上,明日我們就成親了。”方夜華在田園的耳邊柔聲的說道。

    明日?的確是有些催促啊,不過方夜華這幾日早就已經把自己的王府給布置好了。

    田園特別的驚喜,終于自己也要嫁為人妻了。

    翌日,清王府迎親的隊伍已經來到了田園的家門口,就等待著田園了。

    田園仿佛覺得自己就像似在做夢一般,今日早早就醒來了,由丫鬟為自己梳妝打扮。

    劉氏與田小鳳陪伴在田園的身邊,劉氏有些舍不得田園,雖說都是在京城居住,但是女兒畢竟還是嫁人了。

    “園啊,娘舍不得你,以后你不在家中的話,我們家會很安靜的呢。”劉氏看著田園說道。

    “娘,你擔心什么呀,我會長長回家噌飯吃的噢。”田園笑了笑,看著劉氏說完之后,然后便看著田小鳳,“娘啊,二姐都經常回來來噌飯吃呢,倒是我回家了,你可別嫌棄我噢。”

    “不會的,不會的,娘是絕對不會嫌棄你們回來吃飯的,娘高興還來不及呢。”劉氏看著女兒一個個都出嫁了,不過都是嫁個好歸宿,心里還是特別的欣慰。

    “三姐,三姐,方大叔在外面等著急了呀。”田橙最喜歡這樣喜氣的日子了,連忙的趕到了田園的閨房。

    “啊?這都什么時辰了呀,迎親的隊伍,這么快就來了啊?”田園激動,差一點兒都快忘記把耳墜也帶上了。

    “小姐,您別急啊。”丫鬟扶著扶著田園,慢慢的朝著外面走去。

    “園啊,娘會想你的。”劉氏因為舍不得田園,便與田園一塊兒走出府邸門口。

    “娘,女兒要出嫁了,您要和爹好好的一起生活啊。”現在田園根本就不要擔心那個陸昊霜會找上門來,因為前些日子方夜華已經幫助劉氏,向皇上請了一道休書,‘賞賜’給了陸昊霜。

    如今陸昊霜又是被修的婦人了,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顏面走出陸府半步。

    而陸老爺子,因為得罪不起田家,所以也不敢對自己的女兒打抱不平,只能夠怪自己的女兒命不好啊。

    田園也不想理會別人的事情了,今日是自己這輩子人生的大喜事,方夜華就在田府外面等著田園。

    “新郎官來了,來了,趕緊蓋上蓋頭,出嫁了!”

    一張火紅的蓋頭蓋上了田園的頭頂,遮住了她的雙眼,一步一步的被喜婆子帶出了閨房。

    細白的小手被喜婆子放入了一只大掌之中,田園低著頭愉悅的笑了。

    興許她穿越而來,就是為了與他相逢,與他相依。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終于大結局了~!撒花!

    (全本小說網,www.aquwlm.tw,;手機閱讀,m.wodugu.com{太}{悠悠}小說 щww{wodugu][com}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