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遮天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葬虛空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葬虛空



  -    -    -    -    - 
    “啊……”輪回之主慘叫,頭顱炸開了。
  
      一代至尊顱骨崩,預示著他的仙臺粉碎,曾經的成道者將湮滅在這片天地中,就此成為歷史的塵埃。
  
      同一時間,綠銅鼎也四分五裂,爆炸開來,化成大片的光雨沖向四方,它亦炸開了。
  
      沾染著無始大帝的血,本身為成仙器,雖然是殘缺的,但是威力依然浩瀚莫測,再加上虛空大帝與葉凡同時駕馭、砸落,神威更是蓋世了。
  
      可它撞在至尊的頭顱上后,自身卻也解體了,這從一方面足以說明了昔日的帝與皇有多么的無敵,即便這般負創,依然強的過人,讓人不敢相信。
  
      三分之一的成仙鼎啊,好不容易集全,卻這般毀在了這一戰中,再次分解。
  
      可是葉凡卻一點也不痛惜,只要能殺死一位至尊,不要說是綠銅鼎,就是他自身的軀體炸開也無所謂。
  
      恐怖的綠色仙雨飛向四面八方,虛空大帝一個踉蹌,有幾塊碎片穿透其軀體,讓他鮮血淋淋。
  
      葉凡震驚,虛空大帝竟然沒有避過,顯然是剛才為了阻止輪回至尊極盡升華而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而今真身廢,甚至要死亡了。
  
      這讓他一陣驚恐,不是為自己,而是為萬靈,若是連虛空大帝都沒有了一戰之力,真的沒有什么希望了。
  
      炫目的光發出,輪回之主的頭顱炸碎后,化成一團火光在燃燒,熊熊沸騰,劃破黑暗的宇宙,讓這個地方看起來可怕無比。
  
      一位真正的至尊死去了嗎?這必然是震動萬古的大事。
  
      有人屠掉了這等人物,注定要載入史冊中,光輝要照耀萬古,永世都要被記住,這種事件太大了,震撼人心。
  
      暗黑紀元,屠至尊,沐浴其血的光輝榮耀,注定要劃破永恒,永世被銘記。
  
      然而,虛空大帝自身狀態很糟糕,為了阻止對方歸于皇道之位,他的道行與精氣神化成秩序神鏈飛出了太多。
  
      那是血液中的大道碎片,是他這一世得以活著并強大的精華物質,也是他能夠在此一戰的根本所在,消耗太多了。
  
      他身體踉蹌,站立不穩,所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擊殺輪回至尊,沒有選擇。
  
      “大帝!”葉凡悲呼。
  
      不阻止輪回之主極盡升華,這個世間必然都要臣服在他的腳下,無人可以制衡,雖然他自己最終也會死,但此前的破壞力足以毀掉一切希望。
  
      “不要緊!”虛空穩住身心,再一次挺直了脊背,雖難掩疲憊,但是眸光又一次綻放光輝,戰意洶涌,盯著前方。
  
      輪回至尊的頭顱碎掉,而身體也破爛了,但是卻在這個時候一震,直立了起來,發出森冷的聲音,道:“想殺我,沒那么容易!”
  
      他的元神在軀干中,沒有全滅,此前要極盡升華不過是虛張聲勢,竟只是為了舍棄頭顱而逃生的伎倆。
  
      “虛空你完了,為了對付我,阻止我復歸皇位,你已經自毀,還能征戰幾時?!”輪回之主笑的很殘酷。
  
      “你……”葉凡心頭發冷,被蒙蔽了,明明看到他極盡升華,不阻止的話,他就要化成真正的帝皇了。哪知并非為真。
  
      古代至尊都這般強橫嗎,讓人絕望,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都殺不死,還怎么去戰?
  
      到了這一刻,葉凡心中滿是陰霾,第一次感覺到了灰暗,整片天地都是這般的寒冷,這么慘烈,連一個至尊都沒有殺死。
  
      不甘、憤怒、灰暗,不足以表達他的心緒,但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古代至尊任何一人都是蓋世的,難以殺死。
  
      “當我是什么了?你們,一只螻蟻,一個不是不是大帝的虛空尸骸,也想殺我,再去修行十萬年!”
  
      輪回之主重塑頭顱,元神之火旺盛,熊熊燃燒,他睥睨天下,屹立在星空中,讓人絕望。
  
      “我不甘啊!”葉凡大叫。
  
      “什么是至尊?天下無敵,蓋世無雙,曾經統馭宇宙,憑你們要殺我還不行!”輪回之主譏誚。
  
      “那就再來!”葉凡怒吼,手持無始經,將寶瓶中的血震出去一掊,就要與他決戰,不惜玉石俱焚。
  
      然而,就在這一刻虛空大帝搖了搖頭,道:“不用了!”
  
      “你……”輪回至尊突然大吼,他感覺到了不對勁,虛空大帝的精氣神與道行還未消散,并未在剛才的爆炸中毀掉,依然附著在他的骨子中。
  
      “啊……”
  
      輪回至尊慘叫,天空中虛空大帝的仙境震動,它染過不止一位至尊的血,不說是萬古來最多也差不多了,通神通天。這個時候,化成一輪太陽壓落,與輪回至尊骨子上沾染的虛空道行以及精氣神共鳴。
  
      輪回之主慘叫,用力掙扎,但是卻根本改變不了什么,連遠處的幾位至尊都沒有過來營救,因為他們知道他完了!
  
      想要強行極盡升華都根本不可能了,他的元神剛才終究是被綠銅鼎一擊粉碎了部分,這個時候他的體內充滿了虛空的道則。
  
      仙鏡震動,噗的一聲,輪回之主身心共顫,開始解體,而后燃燒,徹底的炸開了,這一次他真正殞落。
  
      元神化成齏粉,體內最后一股精血沖起,灑落而下,墜在帝鏡上,讓古鏡上的帝血又增加一種,被徹底吞沒了進去。
  
      神鏡越發的古樸,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韻味。
  
      遠處,幾位至尊的心頭都是一寒,見到一位同階者解體,被格殺,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震撼。
  
      他們都是成道者,曾經天上地下無敵,而今日卻有兩人分出了勝負、論出了生死,讓人大受觸動。
  
      “荒古一戰后,又有至尊這般被擊斃了!”
  
      “那面古鏡它越發神秘了,我覺得它將來到有破入仙域的希望。”石皇看問題很特別,別人關注的是虛空本身,他卻盯住了那面古鏡。
  
      虛空大帝身體一陣搖動,他像是一下子蒼老了一萬年,眸子都有些暗淡了,與五位至尊大戰,而后又滅殺輪回之主,他付出了太大的代價。
  
      現在,道行消失大半,精氣神空虛,他已經不支,難以再繼續一戰了。
  
      “到了現在,我看你還拿什么來戰?!”光暗至尊冷漠的說道。
  
      幾大至尊向前逼來而這個時候,恒宇大帝也在邊戰斗邊接近,要與虛空一同迎敵,知道他不行了。
  
      “吼!”
  
      葉凡怒嘯,手中的無始經飛快掃出光芒,對準了向前的人無始法則橫天,斬向古代至尊。
  
      “有用的法則與力量用力殺敵,不要為我浪費一滴,不久后我會歸于永恒的虛空寂靜。”虛空大帝平靜的說道。
  
      葉凡心中酸澀,感覺無力回天,這種結局讓他難以接受為什么殺一個至尊這般難!
  
      “他們都是曾經的帝與皇,苦戰屬正常。虛空一生,手上沾滿了至尊血,戰死是注定的,也是最好的歸宿。”虛空說道。
  
      “為了蒼生,沐浴他們的血液何錯,這是震動萬古的光輝,會被永世銘記!”葉凡大聲的吼道。
  
      “送虛空上路!”幾位至尊冷漠的說著,向前逼殺過來。
  
      這是一場最為可怕的大戰葉凡戰到現在,以一個“螻蟻”的身份能有而今的戰果,也值了了,為輪回至尊的死送上了很關鍵性的一擊,故此這個時候他真的無所畏了,哪怕立刻戰死也沒什么,拼命沖擊。
  
      在他的手中,無始經發光,燦爛奪目,各種帝道法則飛舞,打的幾大至尊都不時血濺萬尺高。
  
      而恒宇大帝更是陷入了生死決戰的險境中,劇烈搏殺,虛空已傷,讓恒宇所面對的壓力更大了,而這個時候,帝器也瘋狂,全都狂暴殺來。
  
      這個地方陷入了最為可怕的征戰與動亂中,慘不忍睹!
  
      那是帝血在飛舞,染紅了宇宙。
  
      “不要因為我而浪費哪怕一絲力量!”虛空大帝再一次提醒。
  
      葉凡還有一件東西,想要打出去,但是他忍住了,含淚送虛空,他知道這位萬古來偉大的帝者將要上路了。
  
      “虛空,你現在還能拿什么一戰?”光暗至尊冷笑。
  
      石皇更是直接,手中大戟直接揮了下來,要親手割下虛空大帝的頭顱,一了不死山與虛空在荒古時代的恩怨。
  
      “我的血液干涸了,我的精神氣虛弱了,但是我還有道骨,何懼一戰!”虛空大怒吼。
  
      這一聲大吼,飽含了一位人族大帝的不屈與不甘,他需要巔峰時代的力量,可惜這已不是荒古,他失去了那種戰力。
  
      “轟!”
  
      在這一刻,虛空大帝的血肉破開,一根又一根晶瑩的道骨飛了出來,化成了不滅的仙光,飛向四大至尊。
  
      帝骨如兵器,尤其是刻上了虛空大帝不滅的印記,充滿了不甘與不屈的吶喊,他的骨骼全都在發光與燃燒,一根又一根,像是一件又一件帝器,沖向石皇、光暗至尊等人。
  
      這是不屈服于命運的一戰,這是一位大帝盡最后力量的一擊,哪怕自身都無法支撐了,還毅然而決然的祭出了自己的道骨。
  
      血,已經流干。最后連一身道骨都祭了出去,直至戰死,沒有一絲力氣!
  
      這個地方陷入了大破滅時代,一切都被震碎了,各種光飛舞,仙道法則震動,幾大至尊怒吼,阻擋虛空大帝臨死前的這最后一擊。
  
      晶瑩的道骨炸開,燃燒成灰燼……“啊……”葉凡嘶吼,奮力沖殺。
  
      恒宇大帝更是血戰,這地方被鮮血染紅,四大至尊全都染血,被帝骨所傷,拼命反擊,要吞噬掉虛空最后的血肉。
  
      仙鏡哀鳴,眼看著虛空大帝無力的倒下去,爆發出了刺目的光,發出陣陣悲咽聲,近乎是自保般,在這個地方發動攻擊。
  
      這場激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石皇幾乎被打殘,元神都遭受了重創,光暗至尊也是手臂脫落。
  
      神墟之主、棄天至尊的兵器斷裂,太過慘烈了。
  
      誰也沒有想到,虛空仰天倒下去的剎那,那面鏡子與他的道骨會有這般無上神通,重創了不只一位至尊,似染上了仙道規則。
  
      此刻,帝骨碎盡,而鏡子也碎掉了一半,承受不住四位至尊的攻擊,震裂他們兵器的同時,自身亦半毀。
  
      鏡片晶瑩,有一半碎片落在虛空大帝的身上,還有一半保持鏡子的形態,依然在綻放不朽的光輝,它發出了嗚嗚的悲鳴。
  
      此時,全宇宙的生靈都劇震,因眾生念力而洞悉了結果,莫不悲慟。
  
      “可恨啊,為什么不還我們一個巔峰的虛空大帝,讓他拖著殘軀,進行了這樣一場根本不可能勝利的戰斗。”
  
      “虛空大帝戰死了……上蒼你無眼!”
  
      宇宙中,無數星域都傳來悲呼聲,萬靈慟哭,在這一刻,聲音傳遍天上地下,到處都是悲音。
  
      戰場上,半面虛空鏡沉浮,守護著虛空大帝的尸體,向著宇宙深處而去,嗚嗚聲讓人心中悲涼,無比酸澀,忍不住落淚。
  
      幾位至尊對那鏡子心有忌憚,沒有立刻追,遠遠的看著,虛空大帝染血的尸體不是那么的完整,只剩下半截。
  
      因為虛空的骨幾乎都飛了出去,用以殺敵,而今缺少支撐,原本的帝體都有些不成形了,且傷痕累累,血肉模糊。
  
      憶荒古,崢嶸歲月,獨戰一世,坎坷一生,雖然打到天下七大生命禁區寧寂,而自身卻也血灑了萬年,直到老去,直到戰死。
  
      一生都在血戰,血灑落在各大生命禁區,留下了他赫赫的功績,卻也葬掉了一生的時光。
  
      直到最后,垂垂暮年,至死還在戰,葬自己入星空,在自己的葬歌中依然經歷血與火,拉著兩位至尊共赴死路。
  
      這就是虛空大帝的一生,沒有活出第二世,一生都在平黑暗動亂,直至戰死。
  
      而今,這一世,被眾生呼喚,他,又出現了!
  
      戰……戰……終是沒有了昔日的戰力,可依舊如過去,盡了最后一分力,血已經流干,炸開了道骨。
  
      就這樣……戰死!
  
      這般落幕。
  
      半面殘鏡伴著虛空大帝殘軀,遠去,遠去,葬進了無垠的虛空中……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