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遮天 > 第一年一百六十二章 金身下代計劃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一年一百六十二章 金身下代計劃



  -    -    -    -    - 
    仙羽齊族追殺葉凡,引動—群人都跟了下來,此時相繼lu面,著實讓葉凡吃驚,他沒有看向“神”也未在意曹家的仇恨目光,而是看向了一個另幾人。
  
      “你們的祖先走上了最強試煉之路,最終在此長居了下來?”
  
      這是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他隱約間聽奇士府的老圣人說起過,這么漫長的歲月以來踏上這條路的人大多喋血域外,而也有少部分人停在了半路上。
  
      而今,他遇到了這樣一批人,心中怎能不驚,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們。
  
      其他人都lu出怪異之sè,這是永恒主星冥王一脈的人,勢力極大,有法力滔天的老家伙坐鎮,不可招惹,這是能與曹家分庭抗禮的古老世家。
  
      “我們的祖先的遺愿是踏上歸路,返回故鄉,可惜至死都未能達成心愿……”冥王一脈的人說道,伸出了在明顯不過的橄欖枝。
  
      葉凡沒有與他們深談,只是初步了解到了一個秘密,北斗古巽域很特別,那是古之大帝都要追尋的地方,似乎除卻五sè祭壇等原始傳送陣臺外,外界很難尋覓與進去。
  
      “我們探索了很多年,都沒有踏上那條歸路,不能確定坐標。”
  
      按照他們的推測,想進入那片星域中,也許只能靠誤打誤撞,沒有辦法測量出來,似乎籠罩了極其神秘的霧霄。
  
      葉凡心動,真的想與冥王一族走上一遭,他有許多事情想了解,關于前路,關于十幾萬年前,關于永恒主星,但最終卻也打消了念頭,需要謹慎面對。
  
      這么多年過去了,冥王一族肯定早已被同化了,就從他們依賴母船與戰艦等就可以看出一二。
  
      葉凡回眸又看到了梵宙手中的那枚古鏡,心中一嘆,必須要走上一趟了,涉及到了大小月亮,龍潭虎xué在前也得闖。
  
      當然,他也不是很憂懼,逼到絕地,徹底拼命,逃生還是有希望的。
  
      他回轉過身看,看向“神”委婉的表示,可以考慮加入進去,只是而今需要去梵族處理一些事情,需要給他時間。
  
      而后,他對冥王一族客氣的表示謝意,言稱事了必會去走上一趟。
  
      這一切不過是借勢而已,這兩個組織若是有意他,必然會對天堂施壓,讓他們心有忌憚,不敢動手。
  
      事實上,梵族也沒有想做絕,因為活著的第一代不滅金身比一具尸體的價值大的太多了。
  
      唯有曹家眼中噴火,卻也不敢靠近,而今葉凡成為了各方拉攏的對象,他們現在域外出手肯定討不到便宜。
  
      卒家一番解釋,百般努力,都沒有辦法讓葉凡隨他們離去,最多也只是緩和了關系而已,未免有些失望。
  
      可這也沒有辦法,是齊云恩將仇報在先,主戰派追殺在后,實在是有些過分與不厚道。
  
      一場緊張的對峙與大戰就這樣落下了帷幕,硝煙散盡,緊張不在,眾人見一團和和氣氣。
  
      葉凡將前往天堂,神、冥王族都發出了自己的聲音,算不上威脅,但卻也是一種潛在xing的警告,梵族若敢對他不利,將會引發他們的怒火。
  
      即便是圣人梵云通對于神這個組織也無比忌憚,因為不止發生過一次屠圣事件,都是神當中的成員做出來的。
  
      葉凡原本是被追殺的對象,而今卻成為了人們眼中的最強體質中的一種,分別不惜代價的想要讓他加入己方,成為了香餑餑,前后轉變之大讓讓感嘆。
  
      天堂,只是一位上古圣賢開辟的小世界而已,與一個小行星交融,演化成為一處凈土,算不得真正的生命源星。
  
      再姿來到這里,與上次大不相同,葉凡成為了貴客,而非一個需要為該族盡力客卿,被受人尊敬。
  
      當然,許多人都是捏著鼻子與他見禮,內心恨不得扒了他的皮,上次他在此大鬧,大殺四方,讓該族許多子弟都很不滿。
  
      但是而今大不相同了,今非昔比,連梵宙都對他很客氣,而非高高在上,縱然是梵仙這等絕代佳麗都要笑臉相迎,至于內心作何想就不值得而知了。
  
      “那個小子,毀了我們數臺古圣戰爭工具,還奪走了我們神明的五sè秘力種子,而今反被奉為上賓,該死」的!”
  
      有人不忿,但要出頭,但卻被暗中關注這一切的高手立刻給鎮壓了,讓他們不要鬧事。
  
      毫無疑問,這讓許多人很憋屈,想一擁而上教訓葉凡而不能,只能干瞪眼。
  
      “什么,梵仙小姐都可能會嫁給他,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幻覺!”
  
      “我要殺了那個小子,他何德何能,要與我族仙珠聯姻?”
  
      當聽到這則消息時,許多年輕人坐不住了,天堂的劫掠者并不都姓梵,梵仙對于他們來說就是那夢中的女神。
  
      “鎮壓!”
  
      對于這樣的sāo動,梵宙只說了這樣兩個字,而今要拉攏葉凡,自然不可能讓他一些沖動的年輕人的而壞了大事。
  
      葉凡來此沒有什么好說的,只是詢問古鏡的秘密,到底是何人所留,有什么話語留下。
  
      “八年前,一個驚艷的苦修士來到了我們這片星域,他在宇宙中與一頭莫名的生物戰斗了一場,身負重創……”
  
      葉凡眸光湛湛,他通過梵宙的講述,得悉那絕對是姬皓月無疑,當見到其畫像時更是確信無疑。
  
      “可惜,那個驚艷的修士沒有久留,我趕去時,他已消失了……”
  
      姬皓月從星空中帶來一種神xing礦物,留下一小部分,與與該族交換了一臺古圣機甲,他很警惕,原本說好是要留下,加入天堂的,可是轉瞬就消失了。
  
      梵宙有些尷尬,沒有細說,但是想來,姬皓月對他們如此防備不是沒有道理。
  
      “他留下了什么話語?”葉凡問道。
  
      “都刻在這枚古鏡上。”梵宙為表誠意,將虛空鏡仿品遞了過來,在鏡體背面刻有幾行小字,真的是姬皓月的字跡。
  
      “我在前路遭遇重創,退回來養傷。”
  
      “永恒主星不容錯過,神秘浩瀚,進化液可加速境界提升,值得駐留一段時日。”
  
      “當心神的成員不限于這片星域。”
  
      “天路上有捕獵者,專門針對最強試煉者,極度危險。”
  
      這是九則寶貴的消息,讓葉凡心中震動,姬皓月留下的線索對于后來者非常重要,葉凡認真看完,一陣沉默。
  
      八年過去了不知而今的姬皓月怎樣了?他應該在這個地方提升很快,境界飛速增長了,不然不會建議后來者駐足,提取進化液。
  
      可是即便如此,姬皓月也在前路上遭受了重創,逃回來養傷,可想而知有多么的艱險。
  
      “這么古鏡你們是在哪里得到的?
  
      “是在一處遺跡,相傳萬青曾在那里沐浴名為長青潭。”梵宙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這并非姬皓月交給他們的是該族尋覓驚艷苦修士的下落時得到的,與此前梵宙所說有些出入。
  
      梵宙為了讓他相信,將當年參與搜索的人叫來,讓其觀其識海,見到了如何得到這枚古鏡的過程。
  
      葉凡沒有再多說什么,認真思忖了一番,登天路果然艱難,不知日后會遇到什么。
  
      “葉兄能否考慮天堂……”梵宙委婉的說道,希望他加入暗示梵仙可以嫁給他。
  
      在這片星域,梵仙無疑是最美麗的女子之一,與齊萌并列,絕代傾城,是一顆璀璨的仙珠。
  
      葉凡婉拒,他而今哪里顧得上這么都,只是想著如何得到最強進化液快速提升境界,而后趕到前路去。
  
      他深知,在這條最強試煉的古路上,也許需要圣人級的戰力不然的話一路沖闖下去只能枉死。
  
      “他入贅與否都與我無關,不要牽扯到我。”梵仙隱約間聽到消息需要“犧牲”她時當場找到了一位老祖,表示她絕不會妥協。
  
      “還好,小姐以死抗拒,怎能嫁給那個混蛋小子呢!”許多年輕人長出了一口氣。
  
      “梵仙小姐心高氣高,有自己的夢想,即便此人再強大又如何?入不得她的法眼。”
  
      這些天來,梵族對葉凡百般拉攏,許以重諾,言稱他們正在尋找神xing礦物,將來也許能提煉出第四階段的進化液。
  
      然而,葉凡知曉,上次提煉第三階段的進化液,該族的積累幾乎耗盡了,沒有剩下多少,想要提煉傳說中的第四階段的寶液,沒有幾千年恐怕是不行了。
  
      不要說是他們,即便是永恒主星,也少有大勢力有把握的說能夠提煉出來。
  
      葉凡要離去,梵族拖延時間,可是外面神的成員還有冥王一族都曾做出過警告,他們力保葉凡,想要請過去小坐。
  
      “我看他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干脆將他殺了,我們得不滅金身的本源,將尸體送給曹家,共同承擔!”
  
      “沒錯,曹家這幾日給我們施加了太大的壓力,再這樣下去會出大問題。”
  
      有ji進派叫囂,想要對葉凡動手。
  
      “不行,比起神的成員來,曹家的壓力還算不得什么,那個神秘的組織,他們的手可是伸得很長的,非常恐怖!”梵宙搖頭。
  
      “可以讓他離去,但是在此前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一個老者瞇縫著眼睛,lu出兩縷寒光。
  
      有人不解,不殺其xing命,如何得金sè的血液,怎能融于梵族血脈中?
  
      老人解釋,可尋來一些梵族的女子,誕生下一些不滅金身的后代,這批人若是成長起來,將價值無量!
  
      “沒錯,那可是第二代不滅金身,只需要幾人,就足以橫掃這片星域了,最終的金血將融入我們梵族,皆為我族所用!”另一個老人點頭。
  
      最終,梵族翻臉了,出動了古圣,將葉凡給軟禁了起來,想要得其不滅的神xing傳承。
  
      葉凡咬牙,梵族可真夠狠的,各種藥物將他的住處幾乎給淹沒了,刺ji他原始的獸xing本能,想讓他就范。
  
      一些靚麗的女子出現,個個身段高挑,妖嬈動人,用意顯而易見,讓他留下后代。
  
      葉凡黑著臉,運轉玄功,將各種藥xing全部化解掉,對他效用不大。
  
      “你最好半實一點,別逼我們提取你的血液、基因等,到時候強制xing的促進進程,你一樣沒有辦法。”有人警告。
  
      “將這些庸脂俗粉都給我帶走,想誕生我的后代,將你們族梵仙請來還差不多。”葉凡譏誚。
  
      “啪!”
  
      大屏幕前,梵仙也看進展情況,氣的jiāo軀顫抖,騰的站了起來,道:“可惡,囂張的過分,我們去強行提取他的金sè神血!”!。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