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遮天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背對眾生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八百五十五章 背對眾生



  -    -    -    -    - 
    這個人像是可以破碎永恒!
  
      他就那樣站在道臺上,將各種道紋全部踩在腳下,連大道都要臣服,天地自然法則無阻,全部聽他號令。
  
      無始!
  
      這就是無始嗎?
  
      一個可橫掃諸天,所向無敵的存在,被人們傳誦了千古,誰人能見?世間并無其畫像,無人知其真身。
  
      葉凡心頭劇烈跳動,道臺上這個男子太特別了,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有我無天,有我可以無道!
  
      他像是可以代表天地,代表永恒與大道,黑發披肩,雄姿偉岸,像是一座不朽豐碑,屹立在那里,無人可超越。
  
      可惜,他依然是背對人間,看不到他的真容,見不到他的眼神,這讓葉凡心中無比的遺憾。
  
      在這一刻,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像是跨越千古而來,仿若真的在仰望一尊血肉之軀的證道者。
  
      為什么會這樣?葉凡有一種錯覺,這尊亦人亦神的無上存在,為何總是背對眾生,在紫山中所見虛影就是如此!
  
      陳舊的道臺,烙下斑駁的歲月,記述了大帝的一生,獨自盤坐,背對眾生,他在遙望什么?
  
      “看,無始大帝開始演化,他的法、他的術、他的道像是橫貫古今,發生在眼前,呈現在人間。
  
      一縷又廣縷道光飛出,一條又一條神則交織,他成為天地中心,連日月星辰都圍繞其轉動。
  
      無始之法不說其秘,但是這種氣勢就讓人震撼,這是怎樣的一股力量他像是宇宙的中心。
  
      “轟”
  
      一股氣息迎面撲來,將葉凡淹沒了,這是……他心中驚憾,感覺像是有一個活著的人在背對著他。
  
      無始大帝仿佛還在世上,就在前方,演化證道的秘密,一切是如此玄奇,讓他的心神都為之吸引了過去。
  
      這是一種術,并非無始全部的道但是足可以讓其他人去花費一生一世去悟,也許只得皮毛。
  
      “很近,又很遙遠,看不真切不知如何運轉。”
  
      葉凡心如止水,并未亂了陣腳,睜開天眼去看本質,順風耳亦是聆聽道的聲音,捕捉軌跡。
  
      “我聆聽到了道的妙音刁”
  
      他的心中出現一縷漣漪,雙耳中有道在和鳴,交織出一條條有形的痕跡,在他腦海中浮現。
  
      葉凡展動軀體,身隨心動以軀體為法印融于天地間,開始一遍又一遍的推演。
  
      他忘記了其他,不知身在何方,眼前只有一個偉岸的身影,那是他的目標,是他所追逐的根本所在。
  
      無垠的虛空,永恒的道,葉凡忘記了一切只有眼前的那種道他在不斷的追逐,想抓在手心中。
  
      “喀嚓”
  
      一道雷電劈落切裂了這個世界,震破了這分寧靜,擾亂了時空的秩序,讓他從這種狀態中脫離了出來。
  
      “小子你瘋了!”一直黑色的大爪子搭在他的肩頭,用力搖晃。
  
      “怎么了,你為何中斷我的思緒,剛才我要將一切都掌握在手了。”葉凡問道。
  
      “剛才你都要化道了,自身都要化掉了,幾乎成為天地法則的一部分。”大黑狗沉聲道。
  
      化道,一個可怕的詞,許多強大的修士最終都會走上這一步,身死道消,歸于天地道則中。
  
      “是這樣嗎,可是明明接近了那種神術,將要掌握了,為何要化道呢?”他在自問。
  
      “那是因為無始大帝太厲害了,他可以鎮龘壓天地大道,所演化法則舉世無雙,你沒有達到那個境界,也想如他一般肯定是在自尋死路。”
  
      不過,大黑狗也相當的吃驚,沒有想到葉凡這樣的投入,有這種悟性,幾乎要抓住了那種術的本質。
  
      “抓不住的,就是一位大圣也做不到,所以你不可強求,沒有人知曉無始大帝創那種術的心緒,不能共鳴,永遠不能盡悟。”
  
      而后,葉凡又開始了參悟,望著那道背對眾生的身影,演化心中的道,明悟秘術,物我兩忘。
  
      最終,一切都消失了,黑皇關閉了那段遠古記憶,唯有葉凡獨立山峰上,他閉上了雙目,默默體悟。
  
      “你傳了他什么,是不是無始的的道?”段德神出鬼沒,從一個盜洞中鉆出,詢問黑皇。
  
      “汪,你敢偷聽!”大黑狗追殺撕咬。
  
      “無量天尊,貧道豈是那種人,再說你在心中傳法,我怎么看的見。”段德道。
  
      黑皇止步,道:“他在修行上的悟性還是不錯的,快速明道搜本質,可惜不是先天圣體道胎。”
  
      “誰將天之村的古陵石碑給移開了?”遠處傳來齊羅的聲音,而后怒吼了起來,他發現了一個盜洞。
  
      “我先走了,到時候去觀一場驚世大戰!”段德一縮脖子,沒入地洞,就此消失了。
  
      一天一夜后,葉凡醒來,迎著朝霞伸開了手,渾身都被日輝繚繞,整個人變得無比燦爛。
  
      “這就是無始大帝的一種秘術嗎?”
  
      他在自語,右手合拳,全力一擊,攻向自己的左手,而后以無始的秘術防御,發生了一種奇詭的事情。
  
      “我也許明白了無始大帝的路……”葉凡看著自己的雙手,心中震撼。
  
      遠處,黑皇心頭劇震,葉凡花費這么短的時間就明悟出了那種術,讓它覺得吃驚不已。
  
      “能明悟到這一步極其不簡單了,沒有人能獲得無缺的無始術。”大黑狗低語,而后向前跑去,道:“無始大帝所走的路,以及他的道,無人可看透,你無需亂想,還是趕緊鞏固吧。”
  
      時間過的很快九日一轉眼而逝,還剩下最后六天了,一種緊張的氣息彌漫了開來天之村所有人都在等待。
  
      “神子必勝!”連小雀兒都知道了,抱著奶瓶,步履蹣跚,用力握緊一個粉嫩的拳頭說道。
  
      這些天以來,北域成為了風云際會之地,各路強人呈現,從天下各地趕來,都想觀看這場大戰。
  
      可以說,這一戰影響深遠它關乎到了很多,人族圣體對決古皇血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兩大勢力的一次比拼,是一場最強者的對話。
  
      大世到了,天地。已染血年輕一代也死去了一些英杰,但還遠不夠震撼人心,華云飛、中皇、元古、凰虛道這樣的人才是焦點,還從來未有人殞落。
  
      而這一次將是一場可怕的大碰撞,將會發生年輕一代最為引入注目的對決,無論是元古死去,還是人族圣體戰死都將是一場大地震。
  
      大戰還未開始,北域已先起了波瀾,各種議論直上云霄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關注。誰勝誰負孰弱孰強,引發一片熱論,整片北域大地都不在寧靜了,舉世矚目,所有人都在翹首以待。
  
      葉凡離開天之村,一個人在荒山大野中行走,漫步于紫山外,來到過太初禁區邊緣出沒于墜鷹崖畔。
  
      李黑水、東方野等人欲隨他沒有同意,一個人出行調整自己的狀態,以求達到最佳。
  
      他徒步走過許多原始地域,來到過很多從未夠足的荒脈中,最終他橫渡虛空而去,只身一人到了南域。
  
      各路高手齊進北域,棲霞原這片古戰場不再沉寂,戰云密布,很多人提前趕來,一下子多了不少生氣。
  
      喧囂的北域,不斷趕來的強者,全都在等待,這一戰牽動每一個人的心。
  
      然而,此時葉凡只身一人進入了火域,手握菩提子徑直來到了第九層,這里的溫度恐怖嚇人,讓圣人都要怯步。
  
      他祭出萬物母氣鼎,開始瘋狂吸收,九色霧絲洶涌,這是世間最可怕的一種火,化為熾盛的光,進入鼎內。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一戰舉世矚目,可能會發生各種危急情況,古族各部是真正的高手如云,若是有強人干預,后果不堪設想。
  
      人族的圣者是否出現,他并不知曉,需要自己鋪好后路,即便有黑手探出,也可以全身而退。
  
      雙方早已約定,不會動用傳世圣兵,要憑真正實力對決,葉凡認同,不然元古若是拎出元皇的兵器,那就不用打了。
  
      這一戰,將是一場真正實力的對決,他不會祭出火焰,除非發生突發事件,有人想暗害他,只是作為一種后手。
  
      沙乒聲傳來,像是有什么生靈在爬動,葉凡心中一驚,轉身望去,又見到了終極仙焰!
  
      火域盡頭,是一片干枯之地,光禿禿,沒有一點生氣,連焰火皆無,但傳說這里燒死過一位仙,荒塔曾在此沉浮數千年。
  
      一株小樹在移動,沙沙聲正是源自它,火焰跳動,是一片又一片的符文,神秘莫測,燒塌諸天,焚毀永恒。
  
      這是一個讓人驚畏的地方,連圣人見到這簇終極火焰都要顫栗,沒有人可以抗衡,沾中必成劫灰。
  
      古籍記載模糊,這株樹焰是否存在都兩說,因為并無定論,可是葉凡兩次到此,卻都親身見了,他不敢妄動,靜等它消失。
  
      “啾啾呃…”
  
      樹焰搖曳,不足一米高,在一條枝椏上出現一只小鳥,羽翼絢麗,啾啾叫個不停,與焰火一樣,也是由符文與道則組成。
  
      “仙凰!”
  
      葉凡吃驚,它形似一只凰,栩栩如生,不足巴掌大,浴火而動,神秘莫測。
  
      他預感到不妙,快速后退,可是就在這一刻那只炫目的鳥兒啾啾又叫了兩聲,吐出一點光。
  
      這點微光很細小,還沒有臨近,恐怖的溫度就到了,像是可以焚盡諸世界,讓人毛骨悚然。
  
      這是火域盡頭的終極火焰,雖然只是一縷微光而已,但卻讓人受不了,葉凡想躲避都難,它太快了,已到了近前。
  
      他祭出菩提子,去阻擋這縷熾熱的光,明顯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符文,化作頭發絲那么一小撮,燒塌了虛空。
  
      “妾,突然,菩提子發出了無量光,但是卻擋不住,自身將要裂開,“佛光!?”葉凡一驚,從來沒有想到這枚種子會內蘊佛力,因為一直沒有感應到過。
  
      他腳踩行字訣倒退,但是卻擺脫不了這縷微光,他揮動萬物母氣鼎阻擋,同時祭出各種圣物抗衡。
  
      “鏘”
  
      突然,一道鏗鏘之音發出,那縷微光被擋住了,竟是神靈古經!
  
      那是半頁鮮紅如血的經文殘片,是自紫微星帶回來的,一直無法參悟,因為它并無文字,只有殘缺的道紋。
  
      氤氳蒸騰,燦爛無邊,赤霞將他整個人都染紅了,近乎剔透,有凰鳴在發出,清冽而震耳。
  
      凰血赤金鑄成的半頁神靈古經與那縷細小的光在和鳴!!~!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