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遮天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羽化飛仙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七百九十五章 羽化飛仙



  -    -    -    -    - 
    女圣的一縷微弱精神印記傳出,讓葉凡心中都為之一顫,這是怎樣的一種情懷?
  
      用一顆女圣的真心去追尋,卻只是為了找到足跡,跟在后方,用一生去仰望,讓人唏噓。
  
      能夠成為女圣,必是一代天驕神女,籠罩神環,萬眾矚目,傲視天下。
  
      然而,她卻舍棄一切,獨自一人上路,面對冰冷與黑暗的宇宙,不斷追尋。
  
      漫長的歲月,一個人的獨孤路,紅粉化骷髏,坐化在枯寂宇宙的一隅。
  
      這樣孤老一生,沒有人知道她最后的心緒,沒有結果,沒有希望,最終卻是這樣一個結局。
  
      宏偉的道臺上,混沌氣迷蒙,那尊盤坐在地上的高大的身影一動不動,像是千古以來都未曾移動過一絲。
  
      葉凡覺得,那枚彎月吊墜能夠讓無始殺陣平息下去,本身足以說明了一切。
  
      在世人的眼中,無始是神偉的,無所不能,懾萬族,鎮七大生命禁區,殲域外神靈,橫掃**八荒,天上地下無敵,古今皆懼。
  
      然而,任他天大的本領,震古爍今,也不可能逆轉時光,改變女圣的命運。
  
      他們間必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不然彎月吊墜根本不可能讓無始陣寧靜,要知道連黑皇都不能踏足此地,不知無始生死。
  
      “可惜可嘆,古之大帝雖無敵天上地下,但卻也是最悲哀的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古之大帝強勢無雙,〖鎮〗壓萬古諸天,橫掃域外神明,卻也有這樣的遺憾。
  
      “拜見無始大帝!”老瞎子虔誠叩拜。
  
      段德與葉凡也不例外,認真行大禮,真心拜無始。走上大帝路不畏天,不尊地,不信仰他人,但并不是不敬前賢。
  
      無始對人族有大貢獻,值得他們去參拜這是應該有的敬畏與尊崇。
  
      “大帝…………”老瞎子再抬頭時,前方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了。
  
      “怎么會這樣?”他們悚然,高大偉岸的身影消失了,不在道臺上,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我們方才見到的是他嗎?”他們有些懷疑。
  
      “也許是昔年所留的一道影子。”
  
      他們仔細琢磨后,認為當是這樣,不然古之大帝是何等的強勢一縷帝威就可以壓塌天地。
  
      如果是真身在此,他們根本無法靠近,恐怕多半會立刻崩碎,血肉與元神都不復存在。
  
      真正的帝尸誰曾看過?世上無人可接近。
  
      昔年,不死天皇蛻下的皮都需極道帝兵去對抗,不然走不到近前,更何況是大帝真身。
  
      舉世皆寂,這是大帝凄涼的后半生。
  
      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無始在何方,去了哪里?
  
      此時,三人心頭疑慮重重,遐思萬千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座道臺上竟是空的,什么也沒有道臺上一片寂靜混沌霧氣迷蒙,他們懷著復雜的心緒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認真觀察每一寸地域。
  
      古老的道臺,刻上了歲月的斑駁,記述了古之大帝一生的寂寞,一人獨自盤坐,竟是背對眾生他在遙望什么?
  
      道臺中心,雄姿偉岸的盤坐身影不見了黑發濃密如瀑布的背影卻難以從他們心中消失。
  
      “地上有東西!”
  
      在那盤坐地,有一件碎掉的羽衣散落在那里,也不知過去多少萬年了,一直長存。
  
      “羽化的道衣!”
  
      “無始大帝該不會是化道了吧?”
  
      三人心頭齊震,覺得有些悲涼,一位最強勢的人族大帝也終是擋不住歲月,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無始,沒有留下什么,生前何其神偉,九天十地內獨尊,而離世時卻是這樣的低調,如一縷風一樣而逝。
  
      死時,沒有驚天動地,不曾震顫世間,就這樣隨風而散了,這還是那個讓諸天萬界都喘不過氣來的無始大帝嗎?
  
      “他就這樣離世而去,這不像是強勢無雙的無始啊,縱死也會亂天動地才對,怎么可能會選擇自化帝身。”段德自語。
  
      突然,老瞎子身體一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道:“這………該不會是羽化飛仙了吧?”
  
      段德驚道:“什么,不可能,自古以來誰能成仙?昔日的所有的傳說都不可信,都可找到證據是假的。”
  
      “說不定無婷大帝真的成功了,強行打破了天地禁錮,成仙而去。”老瞎子眼神熾熱。
  
      古書中有記載,羽化飛仙其實便是化道,是生命走向了終點,并非真能成仙。
  
      但是,也有人反駁,稱在那遙遠的古代,有上古真仙存在,萬古為一劫,只能飛仙一人。
  
      “我覺得是化道了,你們看這里還有灰燼,分明是大帝羽化時焚帝身所留。”段德盯著碎掉的衣縷。
  
      “羽化飛仙,真身只能持一件兵器進仙域,灰燼當是其他大帝隨身物品被毀。”老瞎子反駁。
  
      “這就更說明了無始大帝化道了,因為無始鐘還在,并未被他蘋走。”段德道。
  
      “也許有特殊原因,他沒有來得及帶走帝兵,只身前往了仙域,古今誰能打開通路?機會稍縱即逝。”老瞎子底氣不足了。
  
      “算了,爭這些無意義,無論是化道還是飛仙,總之是羽化了,不在這個世上了。一個沒有人族大帝的亂世就要來了,還是考慮這些吧。”葉打斷了他們。
  
      道臺上再無其他,幾人都一陣嘆息,這可真走出乎他們的預料,他們很失望。
  
      最終,葉凡將雪白的女圣頭骨放在了碎掉的羽衣間,葬在了此地。
  
      “生不能在一起,死后同穴吧。”他一嚴輕嘆。
  
      道臺下方的崖壁縫間,一株古藥王綻放七彩huā朵,搖曳出一片炫目的神輝,整株剔透,清香撲鼻。
  
      “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每一株藥王都是一條命全部采摘到手。”段德道。
  
      他很放的開,拉著葉凡,讓其去采摘,此時他們不敢丟下彎月形吊墜,不然寸步難行立成菁粉。
  
      道臺上,道玟密密麻麻,這是無缺的無始殺陣,除非大帝親至,不然沒有人可以進入。
  
      混沌瀑布傾瀉,自道臺上垂落,成片的道紋若隱若現,但卻沒有傷害三人一分一毫他們一路攀爬,一口氣采摘到了八株古藥王。
  
      段德與老瞎子激動到顫抖,每一株都可延命四百年,這是一筆多么驚人的神藏,再采摘幾株,快抵得上不死神藥了。
  
      最終,他們渾身都是藥香,被古藥王映襯的血肉近乎透明了呼吸古藥精華,渾身汗毛孔皆舒張,飄飄欲仙。
  
      當攀爬下道臺時,他們一共采集到了十三株古藥王,這若是傳出去一定會震驚天下。
  
      除卻紫山外其他荒山野嶺、各座大荒加起來恐怕也沒有這么多,每一株都要以地乳滋潤**萬年以上才行。
  
      “這下發達了,加在一起快比得上一株不死神藥了!”段德〖興〗奮的都快抽搐了。
  
      老瞎子也不能平靜眼神火熱,近乎癲狂,不斷摩挲一株又一株古藥王,入目一片絢爛晶瑩。
  
      當三人平靜下來后,葉凡抖手一扔,將彎月形吊墜拋上了道臺,正好落在羽衣間雪白晶瑩頭骨前。
  
      萬丈混沌神瀑垂落,道臺被淹沒了誰也不能踏前一步了,不然必會成為飛灰圣人來了也不行。
  
      “等一等,你們說這座道臺會不會是一座大墓,無始的尸體在當中?”在離去前,段德忽然道。
  
      “這……,…”葉凡與老瞎子都是一驚。
  
      “以我多年的盜墓經驗來說,這很有可能是一座帝墳。”段德無比肯定。
  
      即便是,他們也無力進去,這座道臺上密密麻麻,到處都是玟絡,他們若真的去拆,不要說手持吊墜,就是依照陣圖去瓦解都會被抹殺。
  
      最終,他們離開了這里,紫山內很大,還有很多地方他們都沒有去轉,但葉凡卻都沒有興趣了,他只想去無始鐘那里。
  
      三人向回走,路過不死天皇的所刻的那一排水晶棺時,全都呆住了,而后通體冰涼,心底冒寒氣。
  
      所有水晶棺都已打開,全部空了,地上有一些黑腳印,此地如森羅殿一樣,陰冷而可怖。
  
      “快走!”段德大叫,沒有人比他對陵墓更熟悉,見到這一幕臉都白了。
  
      “嗷的……”
  
      四面八方,到處都是凄厲的哭嚎聲,像是打開了地獄的大門,到處是烏黑干枯的身影,沖向前來。
  
      “他媽的,全都是不死天皇的部下,這次可真懸了,每一個人都是昔日神話時代的神將!”
  
      即便這些人都早已身死,沒有了法力,但那干枯的肉身也極度恐怕,這么一群沖來,遠古大圣來了也要被撕碎。
  
      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祭上古吞天魔罐,即便是葉凡入主的圣殼內也不行,這些可怖的厲鬼太多了。
  
      “有一個活著的恐怖生靈在控制這些枯尸,他是想搶奪藥王。”
  
      上古吞天魔罐一顫,噴吐出成片的烏光,殺出一條通路,他們快速向前跑去,不敢停留。
  
      狠人大帝的兵器的確強大,絕對可以橫殺一片,但卻消耗極大,耳能會把他們吸干,在這個地方不宜死戰。
  
      三人快速奔逃,一群或生龍頭或長有麒麟身的厲鬼在后緊追不舍,整片紫山內部都暴動了,到處都是尸影。
  
      “媽的,圣人來了都得飲恨,不死天皇那老貨怎么留下了這樣一群狗屁部下。”段德大罵。
  
      “轟”
  
      終于,他們不得不催動吞天罐,震出了一片可怖是烏光,不死天皇的部下何其強悍,但還是只能崩碎。
  
      “不行,太多了,沒有集中在一起,且暗中有一尊活著的生靈在主導。”老瞎子蹙眉。
  
      不過,最終他們終于是退到了紫山最廣闊的那片大殿后方,一部石經橫陳在此。
  
      “你們走,我要留下來。”葉凡將一塊帝玉塞進石槽中。
  
      “你為什么留下來,在此地必死無疑,快跟我們離開。”老瞎子道。
  
      “沒有辦法,太古萬族將出世,沒有震懾他們的力量,一場前所未有的黑暗動亂必將到來。”葉凡道。
  
      “你想做什么?”
  
      “紫山是我的第一站,我要讓無始鐘連響三個月,震懾人世間,讓他們懷疑無始的生死。”葉凡道。
  
      “你瘋了,不要說連響三個月,就是連響三聲你都會成為飛灰,即便是圣殼也擋不住無始鐘波!”
  
      “我有辦法擋住,你們快走。”葉凡催促,將一塊帝玉按進皿槽內,立時迸發出一片光幕,劃開了虛空。
  
      “你敢留下來,我們要是不做點什么,實在是沒有臉出去。”老瞎子道,堅定不移的要留下吞天魔罐。
  
      段德快哭了,但卻也沒有反對,帶著哭腔,道:“媽的,你別給我弄丟了,三個月后我來挖墳,盜自己的寶貝。”
  
      且,十三株藥王,兩人只帶走了四株,其余九株全部留給了葉凡,讓他續命用。
  
      無始鐘將響,一場前所未有的大風暴將臨!!~!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