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靈異 > 超級驚悚直播 > 第827章 手握己命(上)

   點擊進入原版閱讀
【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   

第827章 手握己命(上)



  -    -    -    -    - 

  

  就算看到了命數交織成的蛛絲,黑袍和背叛者仍舊無法相信陳默會是宿命的傀儡,深層夢境的時間流速和現實不同,比起我來,他們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很長。

  主觀上他們接受不了陳默是宿命傀儡的事實,客觀上他們也不愿意去承認,畢竟自己籌備了那么多年的計劃,還未開始就已經夭折,任誰來都不會甘心。

  “開天已成定局,你說什么都無法阻止,除非我死!”黑袍斬釘截鐵,他已經押上了全部,紅了眼睛。

  “陳默和你一樣只是個新人主播而已,殺了他并不影響什么。”雜色長袍男人站了出來,聲援黑袍:“屠夫重傷,幾乎失去戰斗力,你確定要同時和我們三個作對嗎?”

  “直到現在你還以為我只是個新人主播?”我撫摸著善惡修羅面具邊緣,走到屠夫身前:“你該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了。”

  屠夫最初是準備裝糊涂,可看了一下現在的局勢,冷著張臉取出一塊鏡子碎片遞給我。

  此時輪回鏡還差一片就能完整,我目光躍過黑袍和屠夫看向最外圍,凝固在那個女王一般的身影上。

  腦海中對應的記憶片段浮現,我的氣質慢慢發生改變,用記憶碎片當中的語調,緩慢又不容置疑的對著小A說道:“我,回來了。”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宛如冰山一般的小A,小臂輕微顫抖,她低下了頭,將最后一塊輪回鏡碎片交給了我。

  “A!你在干什么?!”雜色長袍男人臉色極差,他好像想到了某個傳說:“不可能,那個人已經死在了輪回里!”

  破碎的鏡片在懷中融合,我再次看向黑袍和雜色長袍男人:“現在是三對二,你們還有信心反抗嗎?”

  黑袍沉默了,他看著我神色復雜。

  他并不是一個壞人,相反他是一個極有自己主見的人,同時也是對抗宿命的關鍵力量之一,這也是我沒有動手,在靜等他做出選擇的原因。我和他不應該成為敵人,而是相互扶持的盟友。

  所有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對抗宿命,但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輪回了二十六次億次,這一世我想要做出改變。

  黑袍還沒有給出我答案,街區中心,陳默的尸體忽然出現異變,在誰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他龐大的尸體一瞬間化為無數米粒大小的蜘蛛朝著四面八方而逃,每一只蜘蛛身上都帶有一絲宿命的氣息!

  陳默的舉動等于說主動攤牌,他就是宿命的傀儡,看來他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所以才會使用這最后一招。

  我留意到大部分蜘蛛都被輪回的氣息侵染,沒跑出多遠就化為灰燼,但也有一少部分僥幸避開了輪回之力擴散,此時正飛速逃離。  “它們就是宿命播撒在深層夢境的種子,不能將它們放走!”扭頭我又對黑袍說道:“我把你的那張夢道符箓打入到陳默識海當中,如果他意志還未消散,你可以用羅盤定位,找到他的根源,將這個宿命

  的奴隸徹底殺死。”

  隨著一只只蜘蛛被滅殺,深層夢境上空竟然出現一種前所未有的壓抑感覺,就好像是老天發怒了。

  漆黑的天空漏洞中隱隱有雷鳴傳出,我運用判眼打量那個世界:“宿命安排的暗子已經被我殺死,難道它惱羞成怒,準備強行降臨?”

  上一世為了勾連現實和深層夢境,黑袍和背叛者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這一世卻正好反了過來。

  宿命籌謀深層夢境已久,絕不會坐視我破壞它的大計,所以它好像開始主動勾連現實和夢境了。

  天空在晃動!

  黑袍和雜色長袍男人也都感覺到了不對勁,所有人抬頭望天。

  漆黑的漏洞之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怒吼,收到了它的命令,深層夢境的無數角落竟然彈射出一根根灰白色的蛛絲。

  “它想要把那座城拉入夢境!”

  我高喊一聲,回頭看去時才發現,黑袍和雜色長袍男人臉色蒼白,他們看著無數條從夢境各個角落彈射出的蛛絲,感受到了徹骨的寒意:“原來宿命早已開始在深層夢境當中布局。”  “無妨,任何事物都有其兩面性,宿命此舉暴漏了它在深層夢境的所有布局,只要此次我們能阻止宿命成功,就能一舉將其趕出深層夢境,再以此地為依托,進行反抗。”在我說話的時候,天空漏洞里

  又出現了新的變化,一根根交織著命數的蛛絲深入漏洞,在轟鳴震顫之中拖拽著一座巨城降臨。

  這座城正好卡在了漏洞處,讓那漏洞無法愈合。

  這一次沒有人意阻擋,現實的天空里紅云翻騰,漫天業火傾瀉而來!

  光暈破散,深層夢境的夜空正在被焚燒,無數的業火順著蛛絲燒向深層夢境的大地,這里即將化作一片火海。

  我沒想到事情會演變的這一地步,更沒想到深層夢境已經被宿命滲透到了這個地步,那每一根彈射而出的蛛絲,必定進行過無數的偽裝。

  “陳默應該只是宿命的棋子之一,這深層夢境遠非我想象中那么簡單。”我改變了過程,但結果似乎還是一樣。

  手指搭在輪回鏡邊緣,如果再次輪回,沒有畜生道巨獸的能量,就會消耗我自身的能量和生命,到時候別說能回到什么時間點,就是能不能保存記憶都不一定。

  “不能冒這個險。”

  我剛做出決定,正要開口,突然發現黑袍正直勾勾的看著我,他將羅盤取出放在地上,語氣平靜的有些嚇人:“這一幕你早就看到過了,對嗎?”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還是點了下頭。

  “我就知道。”黑袍的聲音里竟然露出一絲解脫,他帶著一種我暫時無法理解的情緒說道:“有些事情,就算明知道失敗,也會去做,這句話是你當初送給我的,現在我把他還給你。”

  他說完獨自朝那棟最高的建筑走去,插下蛟龍斷骨,激活祭壇。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他沒有用屠夫來祭陣,而是取出一把刀剖入自己心口。

  

窩讀谷中文網提示:
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wodugu.com),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

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即刪除。
由于收錄作品繁雜,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

Copyright© 2015-2019 http://www.aquwlm.tw All Rights Reserved.

窩讀谷手機站 站長郵箱 豫ICP備13011957號-1


二肖50赔多少